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点点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日志

 
 
关于我

聪明女人,三分流水二分尘,幸福女人,三分娇弱二分嗔,优雅女人,三分风情二分静,知性女人,三分理性二分灵。

网易考拉推荐

【主内文章】神全备的旨意  

2013-06-28 17:38:45|  分类: 讲道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内文章】神全备的旨意 - 星光点点 - 星光点点

 作者:司布真

 

“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20:26~27)

 

“所以我今天必得严肃地向你们声明,论到你们中间每个人,我的良心是清洁的。”——腓利甫斯新译

 

当保罗与那些从米利都来向他辞行以弗所朋友们分离的时候,他并没有求问他们怎样推荐他的能干、口才、高深的学识、远大的眼光或锐利的判断;他知道这些对他是当之无愧的,然而终被弃绝。他所需要的见证人是在将来天上的审判台前。他极严肃的恳请是:“我今日向你们证明,我对你们每个人良心是清洁的。因我从来没有避讳,不把神全备的旨意传给你们。”在保罗来说,这句话并非自夸,乃是事实;他不喜奉承,不惧愁像,传扬真理;整个的真理,不传其他,只传真理,正如圣灵所教导他的,而他也照样领受在心中。今日所有基督的使者都应当诚恳地要求这同样的见证!

 

一、使徒临别时的严肃声明

第一、使徒的告别辞:“我向你们声明,我从来没有避讳不把神全备的旨意传给你们的。”头一件事就令我们想到他声明关于所传的教义。他已传的神全备的旨意。那就是他把整个的福音传给人。他并不是把某项道理传给人,而避讳不提其余的;按照他所信的提出所有的真理,乃是保罗的努力。他并没有高举某项教义,而贬抑其余的,他乃是把所有的真理混合起来向众人发表,就好像虹中的彩色,乃是一和谐的与荣华的整体。以神所默示的人来说,虽然他写的是毫无错误,但以人性来说,保罗自己并不是无谬的。无疑他有私自承认的罪,在神面为自己的过失而兴叹。当传讲主道时,未能彻底传明所欲传明的真理;但最低限度他能声明,他并没有故意留下真理的一部分。

 

如果我们想要借传扬神全备的旨意来清洁自己的良心,我们首先必须注意要传扬福音的要道。我们应当传扬父神在创造世界以前爱祂百姓的伟大教义。祂主权的拣选,恩约的目的,不变的应许,均须大声传讲。与此相辅并行的,真实传道者必须陈明基督位格的荣美,职分的荣耀,工作的完全,并祂宝血的功效。我们必须屡次努力的传扬。所传的若没有基督,就不是福音,只传真理而不传基督的这种现代观念,乃是撒旦的诡计。非止于此,因为神是三位一体的神,在我们的传道工作上,务必完全注意三者均得尊荣。圣灵在重生、成圣与保守上的工作必须在讲台上时常提及。没有圣灵的能力,我们的工作就是死板的仪文,若非我们天天求圣灵得荣耀,我们就不能看见祂的膀臂。

 

若不严肃地继续传讲预定的要道,若不勇敢地教导拣选为神所启示的真理之一,我怀疑我们究竟是否在宣布神全备的旨意。传道人的责任就是传讲有效的恩召,支持因信称义,拥护圣徒的坚忍,乐于宣布包括这一切的恩典之约,对于一切蒙拣选,为宝血所赎的人都是确实的。现代有一种趋势,就是把教义的真理丢在阴山背后,有很多传道人以为盟约派(Covenanters)所持守的严肃真理,并清净教徒在罪恶时代中所见证的为讨厌。有人告诉我们说现在时代改变了:我们必须修改这古老的加尔文主义教义,使之合乎潮流,其实就是将它冲淡了,现今的人比从前开明多了,所以必须把我们宗教的棱角削去,好适应环境的需要。据我的判断,任何人若想这样作的时候,他就不是传扬神全备的旨意。忠实的福音使者,论到这些真理的时候,必须是清楚的,简单的,直截了当的。他信与不信那倒不足争辩。但他必须如此传讲,听众会分辨他是传自由意志呢?或是传恩典之约,是教导因行为而得救呢?或是得救惟靠神的能力与恩典。

 

亲爱的,一个人可能传讲这一切的教义,但他仍未传神全备的旨意。因为传扬神全备的旨意,包含着努力与奋斗;要想在现今的时代中为主尽忠,就必得从事战争。传扬教义是不够的;我们必须传扬责任(本分),我们必须忠实地,坚决地履行所传的。只要你不传别的,只传教义,也有一般人称赞你;但是你若开始传人有责任的道理,换句话说,如果罪人灭亡是他自己的错处,如果有任何人下地狱,罪在他自己身上,马上就会有人反对说,这是“矛盾!这两件事怎能合在一起?”纵然是那些诚实的基督徒,也不能容忍这全面的真理,也要反对那传基督全部福音之主的仆人。这是忠心福音使者们所必须忍受的困难之一。只能传讲神主权的教义,而忽略人的责任的教义,我严肃地声明,这样的人是不忠于他自己的良心。我确实相信人下地狱只得怨恨自己,不能埋怨他人,论到那些经火门的人,我要说:“你不肯来。”“你不肯听我的责备,请你来赴福音恩筵,但你拒绝了;我伸出我的膀臂,但无人理会。我呼召,但被拒绝。看哪,现在你遭祸患,我要嘲笑你。”

 

使徒保罗知道怎样向公众舆论去挑战,一方面他传讲人的责任,另一方面,他也讲神的主权。当我讲到神之主权时,我愿借天使的翅膀,飞到这高尚教义的至高处。神有绝对无限的能力,在人身上为所欲为,犹如窑匠对待泥土一样。受造者不能向造物主质问,因祂无须对受造之物有所说明。但当我讲到人的时候,我就要看真理的另一方面,我就潜伏到最深之处。如果你称呼我是一个讲低下教义的人,我也甘愿领受,因为作基督诚实的使者,必得用祂自己的话语,“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若不提出这两个表面上似乎矛盾的论点,并清楚加以解说,我们就不是传扬神全备的旨意。传扬神全备的旨意,必须传扬应许的可靠与丰富。传道人以应许为讲题的时候,他就不应当惧怕传讲。如果这应许是无条件的,他就应当将这无条件在讲论中特别提出;神怎样应许祂百姓的,他就应当怎样彻底传明。他必须以忍耐来劝勉、斥责、吩咐。他必须支持福音教训部分的事实,一如应许部分的重要。他必须坚持“凭着果子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不结果子的树,就当砍下来丢在火里”的真理。不单只传讲快乐生活,也当传讲圣洁生活,传扬神全备的旨意,我以为当传道人选出一个经题的时候,他就应当诚实地,正确地讲那节经文的意义。有许多传道人,选出一段经文,然后置之不理,加添一些空洞的幻念,摆在桌子上,叫那些无思想的教友去饱餐,这就等于毁掉了这段经文。一个人若不让神的话语以其纯洁简单的言语来自由发挥,他就不能传扬神全备的旨意,如果他找到像这样的一节经文:“不在乎定意的,不在乎奔跑的,乃在乎施怜悯的神。”信实的福音使者,就当毫不保留地去传讲。如果神的灵把以下的真理显示给他:“你们不肯到我这里来得生命。”“凡愿意的,就可以来。”他就原原本本地把这经文的正意传出。他不能逃避真理。当他步上讲台时心中祈祷说:“圣道啊,你要传讲你自己,唯独叫你被人听闻。主啊,不要叫我曲解或谬解你从天上来的真理。”以单纯诚实的心来对待神的道,乃是一个人传扬神全备旨意的先决条件。

 

况且,如果一个人不想逃避传扬神全备的旨意,他必须特别留意当代的罪恶。诚实的传道人不笼统地斥责罪;他乃是从听众中挑出几样特别的罪,神的灵就使用这种斥责罪恶,在单个人心中作工。对神忠心的人,会众不能把他看作与群众一样;他是超群的,他将他的讲论打入人的良心里,所以人们知道他是对他说话,不是无的放矢,乃是单刀直入。英国著名讲道家海罗兰(Rowland Hill)说:“一个人若是坐在礼拜堂的背后或依靠窗边的隐密处,他总不能以为讲台上的人是对他说话。”一个诚实传扬神全备旨意的传道人必如此说,以致他的听众觉得与自己有关;斥责他们的罪,劝勉他们,务求适切,个人觉得是对他说的。若不这样,我不以为他是在传扬全备的旨意。如果有的罪恶你要避讳,有的错谬你闭口不言,如果有的本分是你当尽的,这些事你在讲台上只字不提,你就是躲避神全备的旨意。怕得罪人的牧师,就是不忠于自己的选召,对他的神不诚实。除了引证保罗的书信之外,我不知道如何描述一个传扬神全备旨意的人。保罗在他的书信中有教义、有训诲、有实践。他说到内里的败坏,外面的试诱。描述整个的属神生活,给以信徒所需的指导。其中有严肃的斥责,也有温和的安慰。他的教训淋漓如雨,他的言语滴落如露。辊辊如雷,发光如电。有时像善牧引领羊群归入牧场;有时如勇士攻击敌人,剑拔弩张。想忠心传扬神全备旨意的人,必须效法保罗,并传讲他所写的。

 

这样问题就发生了,打算如此传神全备旨意的人是否有试探临到呢?使他脱离正路而不传神全备的旨意呢?噢弟兄,你不太知道牧师的立场,如果你不为他恐惧战兢,只拥护真理的一方面,人们就把你捧到天上去了。作为这么一个加尔文主义者,忽略圣经的一半,不能看见罪人的责任,人们就鼓掌称贺,大喊哈利路亚了!另一方面,只传道德生活,而不讲教义,你就在别人的肩头上被高举起来,如果许可我用这样的说法,你就骑着那些驴驹子进耶路撒冷了;你即听到他们大喊和撒那!又看见他们在你面前摇动棕树枝。但是如果你传扬神全备的旨意,两方面都要一齐向你下总攻击;一个说:“这人讲的道理太高深。”另一个说:“他太肤浅。”别的人又说:“他是阿民念派。”又有的说:“他是不足道的过激加尔文主义者。”人们不愿站在两难之间。总是愿意讨一方面的好,如果不能增加聚会人数,至少也得保持现状。还有许多传道人感觉到人事与财富的影响。牧师在讲台上,或许要想到下边坐着的绅士大老爷。或许想到别的:“某某执事将要对我的讲道说什么?”“报馆的编辑在礼拜一的晨报上如何评论呢?”如果一个人若不凭圣灵的引导传扬神全备的旨意,这些事都会影响他的讲道。亲爱的朋友,企图拥护某一党派意见的人是要得着尊荣的;但为真理站立不摇动的人虽有尊荣,可是羞辱也难免,他要在教会与世界中匹马单枪地与各种罪恶奋斗。所以使徒保罗说,凡关乎神的一切旨意,他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这是伟大的见证。

 

再者,虽然有试探不让人传扬神全备的旨意,但真实的福音使者被迫传讲全部真理,因为惟有这样才能应付人们的需要。曲解的福音、人造的福音对世人看来乃是罪恶。只传一部分而不传神全部旨意的人,是有害于人的灵魂的!有许多家庭被反律主义(Antinomian)的教义所占据,使我痛心疾首。我能与你讲许多家庭死在罪中,良心如热铁烙惯,是由于听那致命的讲道所致的伤心故事。那些讲为罪悔改,相信耶稣,不是罪人之责任的传道人,乃是撒旦手中有力的工具,损害人的灵魂,他们说神无缘无故地恨那些人,还大言不惭地称自己为福音使者。

 

甚至在基督徒的家庭中,也看见被曲解的福音所产生的不良后果!我曾见青年信徒,刚从罪中得救,在他早期的基督徒生活中享有快乐,谦卑地与神同行。但不幸得很,罪恶披着真理的外袍,潜入内心,偏持一端使他充目,只看见真理的一面。看见了神的主权,却忽视了人的责任。从前所爱的牧师,现在恨他;从前忠实传讲神道的,现今被视为万物中的渣滓。结果如何呢?把善良的、恩慈的颠倒了。顽迷侵夺了爱的地位;苦毒代替了品格的美丽。一个人到了这个地步,他就什么罪都能犯。

 

如此看来,传讲全备福音是何等需要,否则,基督徒将要受重大的损害。有许多热心的基督仆人,在救人灵魂上肯吃苦耐劳,不遗余力,但忽然间只拥护一项特别的教义,而不传扬整个真理,他们被陷于麻木不仁的状态中。另一方面,人们只注重真理的实践部分,而忽略教义,许多信徒流入法理主义,话语中好像是靠行为得救,已忘记了他们蒙召是本乎恩。他们好像加拉太人,受了假道理的迷惑。

 

在基督里的信徒,如果要想保守清洁、单纯、圣洁、像基督,是惟有借传扬整个真理得蒙保守。至于罪人得救,我们若不传讲全备的福音,我们就不能希望神祝福我们的工作,使罪人悔改。如果我们传祂所要我去传的,祂要为祂的话负责任;祂必要为这福音作活泼的见证。假如我把这福音改进了,使它更为一致,叫人容易接受,那么我的主就离之而去,以迦博(“神荣离开”)就写在礼拜堂的墙上了。由于忽略福音的召请,多人被关在捆绑之中。他们渴望得救。他们去到神的殿,祈求得救,但他们所听到的不是别的,只是预定。另一方面,由于只传实践的真理,许多人仍在黑暗中摸索。他们吩咐人去行,但信徒莫知所云。论到保罗我们可以这样说,罪人不能够离开基督十字架而失掉安慰,信徒不能受拒绝天粮,制止宝贵真理的迷惑;没有重实践基督徒而成为守律法的,也没有重教义的基督徒而成为非实践的。他讲的道是大有滋味,前后一贯,以致凡听见他的,都得圣灵的祝福,自然会成为基督徒,在生活与灵性上都反映主的形象。

 

二、司布真的告别辞

“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有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我不愿意说些自咒自夸的话;我也不喜欢为自己的忠实作见证;但我请求你们众人今日为我作见证,我并没有躲避神全备的旨意不传给你们的。我时常在讲道时发现自己的软弱,我心大大忧伤,因我未能如心所愿地向你们诚实讲道。我有许多错误与失败,尤其当我在为你们的灵魂儆醒上不够诚实。但有一件我的良心能为我作见证,我想你们也能为我作见证,那就是关于神的旨意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如果我在什么事上错误了,那是判断上的错误;我可能错误,但至于我所学习的真理,我可以说我是不怕舆论,不惧私人意见的向众宣讲,没有任何东西叫我离弃从主所领受的真理。我已把福音中的宝贵东西传给你们。我曾努力把恩典的丰盛传给你们。在我个人的经验中,我体会了那教义的宝贵;神禁止我传别的。如果我们不是赖恩得救,我们就根本不能得救。如果从始至终救恩的工作不是在神的手中,我们就永远不能看见神的面,蒙神悦纳。我传这教义不是由于我的拣选,乃是必需的,因为如果这教义不是真的,我们就灭亡了;你们的信也归于徒然,我们所传的道也归于徒然,我们仍在罪中,且要在罪中活着一直到底。但另一方面,我能说我并没有避讳不劝勉、不召请、不恳求你们。我曾吩咐罪人来就基督。有人曾劝勉我不要这样作,但我是迫不得已的。由于为将亡的罪人而兴叹,我在讲道结束的时候,不能不说:“来就耶稣,罪人请来。”为罪人满眼流泪,我被迫吩咐他们来就耶稣。我不能够专讲教义,而不召请罪人。你不来就基督并非没召请你,或因我没有为你的罪流泪,为人的灵魂受生产之苦。我所求你的一件事是:为我作见证,见证我在这一方面是无辜的,凡我知道的神全备的旨意,我尽都给你们了。曾有一样罪是我未曾斥责过的吗?曾有一项教义是我相信的,但未传授给你们的吗?曾有一部分神的道,不拘是教义的,抑或实践的,是我故意隐讳的吗?我并不是说我已经完全了,我眼中流泪承认我的不配;我并没有服事像我应当服事的那样;我对你们也没有够诚实。现在我三年的工作将满,我巴不得再从新开始,为你们的灵魂儆醒。我再说,关于神全备的旨意,我没有避讳不传给你们的,这是你们能给我作见证的。

 

一个传道人,要想避免传讲遭人反对的教义,那是很容易的,简直就把本来教导该教义的经文,走马看花地一提就算过去了。如果有某项令人不愉快的真理刺激你,那也不难把它置之背后。你这种遮盖,或有一时的成功,会众也是不易发现的。如果我研究什么,我总是要把以前忽略的真理提出,如果我保留了某项真理,我诚恳的祈祷就从那一天开始要尽量传述那项真理,使会众尽都明瞭。我问你们这个问题并不是高抬我自己,我是要求你们为我作见证。过不多时或许有灾祸临到你们。你们或许接纳别的福音。但不是我的错误--我曾忠实地将神全备的旨意传给你们。过些日子,你们中间有些人,见你们的牧人已去,就不去礼拜了。你就毫不介意了。或许下一个安息日你就坐在家中消耗了神所赐福的日子。但在你未下决心这样作之先,我要对你说:“你要为我作见证,我向来对你是忠实的。”或许当中有的人下了世界,重蹈覆辙。我告诉你,神不许可你这样作!但如果你一定要往罪里投奔,我请你至低限度能为我作见证,我向来对你是诚实的,关于神全备的旨意,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亲爱的听众,过不多时,你们中间或许有人病卧床榻,气息奄奄。当死亡环绕你的时候,你还未悔改归向基督,我请求你在遗嘱上加添下列字句:“我是忽略了自己的灵魂,这与传道人完全无涉。”我岂不是呼叫你悔改吗?我岂不是在死亡惊恐你之前提醒你吗?亲爱的听众,我不是劝你逃往避难所,奔那摆在你面前的盼望吗?罪人哪!当你蹒跚渡过死河的时候,你不要回头痛骂我,好像我是杀害你灵魂的人,关于这事我敢说:“我是无辜的,你的血不在我手上。”我们大家相聚的日子近了。这个大群众在那里好像海水中的一滴。在那日我要站在神的审判台前,如果我未曾警告你,我就不是一个忠实的守望人,你的血将要向我呼叫;如果我没有向你传福音,没有吩咐你逃往避难所,那么你灭亡了,你的灵魂要向我讨罪。我劝告你,如果你讥笑我,拒绝我所传的信息,如果你藐视基督,恨恶祂的福音,那么你被定罪就与我无涉,最低限度你能为我证明这点。如果你仍要保留你的罪;如果你要灭亡,如果你不肯来就基督,在那大而可畏之日,雷声轰轰,闪电交加的刹那,当我站在神的审判台前时,你要亲自证明我对你的灵魂是无辜的。

 

我要说什么呢?我还要怎样向你求诉呢?如果我有天使的口才、救主的心肠,我就要请求你们相信祂;但我所能说的我已经说了。我奉神的名劝告你逃往基督的避难所。如果以前说的不够清楚,让我们这次讲的十分明白。你们有罪的人哪!来吧,投奔那欢迎每一悔改相信罪人的救主。过不多时,传道人自己也要病卧在床。再有几天严肃的聚会,再有几次的讲道和祈祷,我就在我身边看见很多朋友环绕我。那对千万人讲过道的,现在他自己需要安慰。那以死亡一题来鼓励多人的,现在自己要渡过死河冷波。亲爱的听众,当我躺卧在死床上的时候,还有什么人斥责我,说我不忠吗?断乎没有,我盼望你们能帮我的忙:当我死的时候,你们要见证我与你们的罪无关;论到神全备的旨意我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假如那时我站在神的台前,听见这样的话:“曾有成千累万的群众来听你的讲道,但你把他们领入歧途,你欺骗了他们,你误导了百姓。”我将如何呢?如果我对你们不忠实,我就要受神的刑罚。如果我对你们不忠实,我的立场--只要我仅有一次向如此广大群众传道的机会--在全宇宙当中是最可怕的。我巴不得神将那可怕的病症--不忠实--从我心中拿掉。如今我在这里向你们作最后的请求:“我替基督求你们与神和好。”如果你说:“我不能这样作。”那么我只求你为我作这一件事,我想你是不会拒绝我的:为你灵魂的灭亡独自担当责任,我与众人的罪是无涉的,因我已将神全备的旨意传给你们。

 

我请你们作见证的就是这么多。现在我要向你们有所请求。如果你们得着益处、得着安慰,如果你在我传福音的时候得着基督,我要求你在神的宝座前纪念我。神的仆人向来是有负于信徒的祷告的。我爱我的信徒这样为我忠诚代祷。或许你们中间有人与我有路途上的阻隔,但是你们能否在神面前为我提名代祷?你们只要简单地说:“神阿,求你帮助你的仆人为基督得灵魂。”求神使他比以往更被重用;如果他有什么错谬,求主改正;如果他未能安慰你,求主叫他将来能如此行;但如果他对你向来是诚实的,那么就求主在圣洁上保守他。我所以请你们为我代求,乃是为了那些在耶稣里传真理的人。弟兄们为我们祷告。我们为你们劳苦如同那些将来要交帐的人。如果我们对所蒙的召是忠实的,作一个福音使者就绝非小事。

 

有人告诉巴克斯特(Baxter)说传道是最容易的事,巴克斯特说:“先生,如果你是这样想,请你来代替我,不妨一试!”如果在祈祷中与神同忧,为人的灵魂挣扎,被人辱骂不还口,甘心忍受种种的欺凌,而你视此为易事,那么就请你接受,我还正想脱掉呢!我实在求你们为基督一切的使者祷告,叫他们能得帮助受支持,以致他们日子如何,力量也必如何。

 

我以上的请求都是为我自己,所以是自私的请求。现在我要为别人恳求。现在我们忽略一件事实,亲爱的听众,就是还有许多人,虽然长久听道,但还没有归向基督。如果这是你最后在这里听道的机会,我现在要恳求你。注意我这个恳求(不是请求),就好像是恳求人救我的命。可怜的罪人,请你仔细思量一下。如果你听了福音,未能因福音得着益处,当你卧在死床上的时候,你要想你失去的一切机会。当你下到地狱的时候,你要听见有微小的声音在你耳边说:“你确实听见了福音,但你拒绝了。”魔鬼在地狱里就要笑着对你说:“我们从未拒绝过基督,我们从未藐视过圣道。”他们就要把你丢在更深的地狱中。我恳求你停下来,仔细想一想。你在这世界中所有的快乐是值得的吗?这世界岂不是阴暗而可怕的所在吗?人们说我再翻一新页。我告诉你,你在那里也找不到喜乐,你若是不改变,以后终归是那样。让神指教你,你的苦恼是在乎你的罪,你的罪还没有得赦免;你的罪若未得赦免,永远都不能快乐。我恳求你进入内室,如果你知道你自己是有罪的,要在神面前完全承认,求祂为基督的缘故怜悯你。祂不能拒绝你,祂要赦免你一切的罪,祂要接纳你为祂的儿女。你永远都会有喜乐。我恳请主内的朋友求神的灵引领多人彻底认罪,真诚祈祷,谦虚相信,如果他们以前未曾悔改,现在要归向基督。罪人哪,生命短促,死期即来。你的罪多如海沙,审判大日不远。转回吧,转回吧,愿圣灵使你回转。看哪!基督在你面前已被举起。看祂所受的伤痕,回转吧!望而得活。信祂的必然得救,凡信子的必得永生,他们永不灭亡,神的忿怒也不在他们身上。

 

愿神的灵亲自祝福你们,从今直到永远,奉耶稣的名,阿门。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