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点点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日志

 
 
关于我

聪明女人,三分流水二分尘,幸福女人,三分娇弱二分嗔,优雅女人,三分风情二分静,知性女人,三分理性二分灵。

网易考拉推荐

救恩出于耶和华  

2013-03-05 10:39:41|  分类: 讲道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救恩出于耶和华 - 星光点点 - 星光点点

 作者:司布真

“救恩出于耶和华。”(约拿书2:9)

 

约拿在一所古怪的学校里学会这句正确神学的话语。他是在大鱼的肚子里,在大山的底部学会的,草缠着他的头,那时他以为自己要永远被关在地里了。绝大多数神的伟大真理是在受苦中学到的,一定要用苦难烧红的铁烙在我们身上,否则我们就不会真正领受。人除非自己首先受过试炼,否则不够资格判断神国度的事情,因为在深处我们可以学到许多在高处我们根本不会知道的东西。在海洋的洞穴中我们发现许多的秘密,这些事情,即使我们升到天上,本来也是无法知晓的。

一位传道人,首先自己有缺乏,才可以最好满足神子民的需要,自己需要安慰的人,可以最大地安慰神的民,首先感觉自己需要拯救的,可以最好地传讲救恩。当约拿从他的大危险中被解救出来,当大鱼按着神的命令顺服地离开它的深处,把它的货物卸在干地上的时候,他就有了判断的能力;“救恩出于耶和华。”——这就是他在苦难下经历的结果。

这里说的救恩不仅仅理解为约拿得到的那种被救脱离死亡的特别救恩。因为根据吉尔博士的说法,这里在原文是非常特别的,救恩这个词比通常多了一个字母,这只是指某种暂时的解救。我们在这里要把它理解为那存到永远的拯救灵魂的大工。

“救恩出于耶和华。”今天早上我要尽力对此加以说明。第一,我要努力解释这个教义;然后我要尝试向你们说明神是如何保守我们不犯错误,保守我们让我们相信福音; 然后我要讲这个真理对人的影响; 最后要向你们说明这个教义的对应面。每一个真理都有它的对应面,这个也是这样。

第,以解释作为开始,让我们解释这个教义——救恩出于耶和华这个教义。我们要如此理解,就是人从他们罪和败坏的天然光景里被拯救出来,被迁到神的国度里,成为永远福乐的后嗣,这整个工作是出于神的,单单出于他。“救恩出于耶和华。”

首先从起初开始,救恩的计划是完全出于神 。没有人的智慧和受造物的智慧帮助神制定救恩的计划,他设计了这个方法,他亲自将它施行出来。救恩的计划在天使存在之前就已经被制定出来了。在太阳把它的光线洒过黑暗之前,当尚未被航行的太空还没有被撒拉弗的翅膀扇动的时候,当安静的庄严尚未被天使的歌声打扰的时候,神已经制定了一个方法来拯救他预见将要堕落的人类。他没有创造天使来征求它们的意见;不,这是他自己做的。我们可以问,“当他计划怜悯的殿的伟大建筑时,他向谁求教呢,有谁指教他呢?当他挖掘爱的深渊,救恩的源泉可以从中喷出的时候,他向谁请教过呢?有谁帮助过他呢?”没有一人。是他自己,单独行这事。事实上,如果天使那个时候已经存在,它们也不能帮助神;我完全可以设想如果这些灵召开一个庄严的集会,如果神问它们这个问题, “人要背叛,我宣告我要施加惩罚;我那不会摇动,严厉的公义要求我应该如此行;但我仍然想要施怜悯。”如果他向大能的天上的众天使如此发问,“怎样可以有这样的事?公义的要求怎样可以满足,怜悯怎样可以作王?”天使们还要静默无声,坐到现在;它们不可能指明这个计划,要想出一个方法,让公义和和平可以共存,审判和怜悯互相亲嘴,这超过了天使的智慧。神制定了这个计划,因为没有神它是不可能被制定的。这个计划太奇妙, 除了出自那随后将这个计划执行出来的头脑,它不可能是其他思想的产物。“救恩”远乎创造,这是“出于耶和华”的。

正如这是耶和华所计划的,同样这是耶和华所施行的。没有人帮助提供救恩,是神他自己单独成就的。怜悯的筵席由一位主人摆设,千山的牲畜都属于这位主人。但没有人给这王的盛宴贡献任何的美物,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成就的。污秽灵魂在其中得洁净的王怜悯的泉源,是从耶稣的血管得到充满,没有一滴是其他人贡献的。他死在十架上,作为赎罪者孤单而死。没有殉道者的血和这泉水混合,没有一点伟大坚信者和十字架英雄的血流进救赎的河流,这河是基督的血管所充满的,除此以外别无其他。他已经完全成就。救赎是耶稣的工作,不受其他人的帮助。在那十字架上我看见那人“独自踹酒榨”。在那园子里我看见那独一的征服者,他来一手争战,他自己的臂膀带来了救恩,他的全能支持着他。“救恩出于耶和华。”在救恩的预备上,耶和华——父,子,圣灵——预备了一切。

到此为止我们都是一致同意的,但现在我们要有一点分别。“救恩出于耶和华”。在它的实际应用方面。阿民念主义者说,“不,这不是的;救恩出于耶和华,因为是他尽自己所能做了一切,但有一些事情是人必须做的,如果人不做,他就要灭亡。”这是阿民念主义的拯救之道。上星期我站在克里斯普城堡的那一扇窗边,思想起这拯救的道理,那想起来都令人不快的暴君查理企图从这扇窗逃跑出去。在导游册上我看到,为他越狱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预备好了,他的跟从者在围墙脚布置好了,让他跑过乡野,在海边他们预备好了船,要把他带到另外一个国家;事实上为他逃跑的每一件事都预备好了。但有一个重要情况:他的朋友们已经尽其所能,他要做那剩下的事情;但要做那剩下的事情,这点正正是打仗的关键。这就是要从那扇窗口逃出去,做不到这点他就无论如何也不能逃跑,所以就他而言,他的朋友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罪人也是如此。如果神预备了逃跑的各样手段,只是要求罪人从他的监牢里逃出来,那么他就要在那里呆到永远。嗨,罪人按本性岂不是死在罪中的吗?如果神要求他使自己活过来,然后他为他成就余下的事情,那么我的朋友,我们真的就不必和我们从前想的那样对神如此感激了;因为如果对我们要求是如此的高,如果我们可以做到这点,我们就可以不用他的帮助做成其余的事情了。对圣徒丹尼斯,罗马天主教徒有他们自己特别的神迹说法,在他们全然是谎言的传说里,他的头被砍掉了,他用手拿起来抱着走了两千里路;对此有人打趣说,“至于这走了两千里路,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只是这第一步是有困难的。”我也相信这点,如果可以迈出第一步,所有其他的就很容易实现了。如果神真的要求那死在罪中的罪人迈出第一步,那么他所要求的,就使得拯救在福音下和在律法下是同样不可能实现的了,因为人无能力相信,正如他无能力服从,同样他没有能力到基督这里来,正如他没有能力不靠基督上天堂一样。这能力一定要由圣灵加给他。他死在罪中,圣灵一定要使他活过来。他手脚被捆绑,被过犯上了锁链,圣灵一定要砍断他的捆绑,然后他就可以跳起来得自由。神一定要来把铁链拔开,然后他可以从窗口逃出去,然后成功逃跑;但除非神为他成就了第一件事情,他肯定要在福音下灭亡,就和在律法下一样。如果我相信神在拯救这件事上,对人有任何的要求,是神自己不亲身投入成就的,我就要停止传道了。因为何其多的人是我口里常常抨击他们恶劣的品格的——他们的生命变得如此糟糕,有道德的人都不屑去描述他们的品格。 当我站在讲台上,我要相信这些人在圣灵在他们身上动工之前,自己要做一些事情吗?如果是这样,我就要灰心地上讲台,觉得我绝不能引导他们做开头的部分了。但现在我是带着一种确定的信心登上讲台——圣灵神今天早上要遇见这些人。他们坏到了极处,他要把新的心思意念放在他们心里,他要给他们新的希望,他要给他们新的意志,那些过去憎恨基督的人要切慕爱他,那些过去爱犯罪的人,要被神的圣灵转变去恨恶罪,这就是我的信心,就是他们所不能做的,因着肉体软弱的,神派他的圣灵进入他们的心为他们做,在他们里头做,这样他们就要得救。

有人会说,那么这就会使人坐着不动,抱着手了。先生,这不会的。但如果人真的这样做我也无能为力;我的任务,正如我从前在这个地方常常说的那样,不是向你们证明任何真理是多么合乎情理,或者因着任何真理所带来的结果为它们辩护;我只要做的,我要继续做下去,就是宣告真理,因为它是在圣经里头的;如果你们不喜欢,你们可以和我的主交涉,如果你认为这真理不合理,你们得和圣经去争辩。让其他人为圣经辩护,证明它是真的吧,他们可以做得比我好,我的工作只是宣告。我是信使,我传达主人的信息;如果你们不喜欢这信息,和圣经去争辩吧,不要和我争辩;只要圣经在我这边,我就敢蔑视你们做任何与我反对的事。“救恩出于耶和华”。要主来应用它,让不愿意的人愿意,让不敬虔的人变为敬虔,让恶毒的叛党伏在耶稣脚前,否则救恩就永不会实现。这件事情做不到,你就打破了一条链中的一环,这环正是保持这条链的完整的。把神开始动善工,他赐下我们那从前的神学家称之为先在的恩典的这个事实挪开——把这拿开,你就破坏了整个救恩;你就是把拱门的基石挪开,它就倒塌了。然后什么也不剩下了。

接着的下一点我们又有一点分歧,“救恩出于耶和华。”就任何人心中的维持的工作而言。当一个人成为神的儿子,神没有给他一大堆的恩典,让他永远使用下去,而是有今天的恩典,他必须要有下一天的恩典, 然后再下一天的恩典,再下一天的恩典,直到所有的日子结束为止,否则开始的就是徒劳的。正如一个人不可以让自己在灵里活过来一样,他也不可以让自己继续活下去。他可以吃灵粮,这样来保持他的属灵力量;他可以按照主的命令行事为人,以此享受平安喜乐,但内心生命的继续维持是要依靠圣灵的,正如这生命首先出生需要依靠圣灵一样。我确实相信如果我有份踏足天堂黄金的门槛,用手摸那珍珠门的门闩,除非神给我恩典迈出进入天国的最后一步,否则我永远不会跨过这门槛。没有人靠自己,就算那被改变归正的人,是有任何的能力,除非圣灵每天不断,永远地把这能力注入他的心里。但是基督徒常常要成为独立的人,他们手里有一点恩典,就会说,“我的大山坚固,我永不会移动。”但是,啊!很快吗哪就开始变坏了。这原本只是当天的吗哪,我们却把它留到明天,因此它对我们失去了作用。我们必须要有新鲜的恩典。

“一天一点吗哪落下;哦!要我们学好这功课。”

所以我们每天要仰望新的恩典。基督徒常常马上要有一个月的恩典为他存留。他说,“哦!我遇见这么多的困难——我怎样面对它们呢?哦!要是我有足够的恩典帮助我度过这些困难就好了!”

我亲爱的朋友,你会有足够的恩典帮助你面对困难的,就好像困难是一个接一个来的那样。“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但你的力量不是给你几个月的,或几个星期的。你要像有饮食一样拥有你的力量。“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我们今日的恩典,今日就赐给我们。但你为什么要为明天的事情忧虑呢?普通人说,“见一步走一步”。这是一个好主意。你也这样做吧。当困难来到的时候,向它发动攻击,打倒它,征服它;但不要现在就开始预先给自己树敌。有人说,“啊!但我有太多的困难。”因此我要说,不要看前面过于你当看的。 “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要像那勇敢的希腊人一样,当他们捍卫自己的国家不让波斯人入侵时,他们没有跑到平原上去作战,而是守住狭窄的山口,当一群群的敌人过来的时候,他们得一个一个地过来,他就把他们击倒在地上。如果他冒险跑到平原上,很快他就要被吞噬了,他们那一点点的人就要像海里的一滴露珠一样消化了。站在今天的狭窄山口,一个接一个和你的困难作战;但不要冲向明天的平原,因为在那里你要被击败丧命。像一天有一天的难处,同样一天有一天的恩典。“救恩出于耶和华。”

关于这,讲最后一点。最终救恩得完全是出于耶和华。很快,很快,地上的圣徒要成为光明中的圣徒;在他们年老如雪白的头上要戴上永远喜乐永远年轻的冠冕;他们含满泪水的双眼要如星星一样发光,不再被悲伤所遮盖;他们现在颤抖的心要变为喜乐和坚固,要永远像神殿中的立柱。他们的愚昧,他们的重担,他们的悲伤,他们的痛苦很快就要过去;罪要被杀,败坏要被除掉,无瑕纯洁和不受干扰的平安的天家要永远属于他们。但这仍然要靠恩典。根基如何,殿顶的石头也如何,那一开始立在地上的,一定要立天上最顶的石头。正如他们被恩典从污秽的行为中被拯救出来,他们也一定要被恩典从死亡和坟墓中拯救出来,他们一定要进入天国,高唱——“救恩全归主;恩典如无边的海洋。”

这里可能有阿民念主义者,但在天上他们将不会是阿民念主义者。他们现在可能会说,“这在于人的意志。”但在天上他们不会这样认为。在这里他们可能把一点点的功劳归给受造的,但在那里他们要把自己的冠冕抛在救主的脚前,承认是他成就了这一切。在这里他们可能有时候看看自己,夸口他们自己某种的力量,但在那里,“荣耀不要归与我们,不要归与我们。”他们要比在地上歌唱的时候带着更深的真诚和更重的强调这样歌唱。在天国里,当恩典完成了它的工作,这真理将要像金子发光一样显现,“救恩出于耶和华。”

这样我已经努力解释了福音。现在我要告诉你们神是如何保守这个福音的。

有人说拯救在某些情形下是天然品性的结果。是这样吗先生?神已经实际上回答了你的看法。你说一些人得救是因为他们在本性上有信仰观念,是倾向好的;不幸的是我从来还没有遇见过这种人,但我就假设有这么一种人吧。神已经无可辩驳地回应了你的反对意见;因为很奇怪,极多的已经得救的人是世界上最不可能被拯救的人,而极多的灭亡的人,如果天然品性真的和拯救相关,正好是那些我们以为可以在天堂相见的人。

这里有一个年轻时极其愚昧的人,他的母亲常常为他哭泣,为她儿子的流荡痛哭叹息;他有强烈的倔强脾气不容得任何拘束,永远是造反的,爆发强力的怒气,对于这些他母亲说,“我儿,我儿,你长大了会怎么样呢?你肯定会在法律面前撞得粉身碎骨,羞辱你父亲的名了。”他长大了,在年轻时他狂野放荡;但真是奇迹的奇迹,突然间他变成了一个新的人,改变了,完全改变了;和以前相比,就像天使和堕落的灵相比一样有天渊之别。他坐在她的脚前,令她的心欢喜,那失丧的,火爆的人变成了一个像小孩子一般温柔,温和,谦卑的人,顺服神的命令。你会说,这是奇迹的奇迹! 但这里有另外一个人。他曾经是一个好青年,当还是孩子的时候他讲论耶稣,当母亲把他抱在膝上的时候他常常问她有关天国的事情;他是一个神童,在年轻时他的虔诚让人惊奇。随着他长大,每次讲道的时候眼泪都在他脸上滑落,听到死亡他都几乎忍不住要发出叹息;有时候他母亲以为看见他在独自祷告。他现在怎样了呢?就在今天早上他刚刚从罪中回来,他变成了堕落绝望的恶棍,陷入了各种各样的邪恶,淫念和罪,他变成该定罪的,败坏的,除了他自己邪恶的灵,其他人都不能让他变得如此的败坏,这灵从前是受压制的,现在生长了,他年幼时和小罪打交道,长大就和大罪打交道。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曾经遇到过这样的例子,但这是常常有的。我知道,我可以说在我的会众里一些自暴自弃的恶毒的人,他的心被破碎,被带领痛哭,向神呼求怜悯,弃绝他恶毒的罪;坐在他身边的某位淑女听了同一篇布道,如果她有任何的眼泪,她把它擦掉,她仍继续在从前的光景里,“活在世上没有指望,没有神。”神取了世界上卑贱的事情,从最恶劣的人里面挑选了属他的人,为了要证明“救恩出于耶和华”,而不是因为人的天然品性。

但一些人说,是他们所听讲到的那位牧师令他们悔改归正的。啊!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确实是的。除了愚昧人,没有人会接受的。前一阵子我遇见一个人,他向我说他认识一位牧师,在他身上有极大的让人归正的能力。谈论到在美国的一位伟大福音布道家时,他说,“先生,有在我所知道的人当中,那个人拥有最大的使人归正的能力,在邻近城市的某某先生,我认为是仅次于他。”在那个时候这使人归正的能力正被展现出来,两百个人被这仅次第二好的人的归正能力所归正,在几个月的工夫加入了教会。一段时间之后我到了这个地方——这地方在英格兰。

我说,“你使他们归正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他说,“嗯,对他们我不好说。”

“一年前你把他们带进来的这两百个人当中,有多少人是站立得稳的?”

他说,“嗯,我怕不太多;我们已经让其中七十个人脱离了酗酒。”

我说,“是的,我这样想过,这就是使人归正能力的伟大实验的结果。”

如果我真的可以使你归正,任何其他的人也可以让你们走回老路;人做的事情其他人可以撤销,只有神做的才是持久的。

不,我的弟兄们,神已经特别关照,不让人认为悔改归正是出于人的,因为他通常祝福那些人看来是最不像是有用的人。一年前在这个地方,我的听众少得多的时候,我没有期待可以看到许多人归正信主。你问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一年前每一个人都在讲我的坏话,提起我的名字就好像在谈论世界上最讨厌的小丑。仅仅提到我的名字就会招来起誓和咒骂;对许多人来说这名字是值得蔑视,像足球一样在大街上被人踢来踢去;但后来神赐给我成千上百的灵魂,他们被加入我的教会,在一年的时间里我很高兴看到不少于一千个人已经被归正信主。

现在我没有这样的期待,我的名字现在有一点受人重视了,这世界上的大人物不再以坐在我脚前为耻;但这让我害怕,现在这世界看重我,我怕我的神现在会抛弃我。我宁愿被蔑视,被毁谤,而不是其他。你们认为这如此壮大优良的聚会,我宁愿轻易离去,如果因为这样的损失,我可以得到更大的祝福的话。“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

因此,我认为自己越受人的看重,我的情况就越糟,我就有越小的期望,期待神会祝福我。他把他的宝贝放在瓦器里,让大能归回给神,而不是出于人。因为可怜的牧师开始讲道,全世界都说他的坏话;但神祝福了他。慢慢他们回转奉承他,他成为一个人物——一个奇迹! 神离开了他! 这情况是常有的。我们要记起,在受欢迎的时候,“把他钉十字架,把他钉十字架”是紧跟着“和撒那”的,今天的群众,如果我们忠心对待他们,明天就可能变成几个人,因为人不喜欢坦诚的说话。我们应该学会被蔑视,学会被看不起,学会被毁谤,然后我们要学会被神大大使用。有新的毁谤落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常常跌倒,跪下,额头冒出热汗;因着悲伤愁苦我的心几乎破碎;直到最后我学会了忍耐一切,一无挂虑的艺术。我的痛苦还在另一方面,这正好相反。我害怕神会丢弃我,来证明他是为救恩创始的,这不在乎那传道的,不在乎群众,不在乎我可以吸引人的注意力,而是在乎神,唯独在乎神。我希望可以从心底说出这番话:如果再次成为街上的烂泥,再次成为愚昧人的笑柄和醉酒之人的歌唱,这可以让我更为我的主所使用,对他的事业更为有用,我宁愿是这样,而不是这如此多的群众,和人所能给的一切的掌声。请为我祷告,亲爱的朋友,请为我祷告,求神仍然使用我作拯救灵魂的工具;因为我害怕他会说,“我不会帮助这个人,免得世人说是他成就了这一切。”因为“救恩出于耶和华。”这必定要是如此,直到世界的末了。现在看,这个教义对人有什么影响,应该有什么影响?

嗨,对罪人来说,这个教义首先是抗击他们骄傲的极大的破城槌。让我讲一个比喻。天然状态下的罪人好比是一个逃进一座坚固,几乎是坚不可摧的城堡的人。有一条外护城河,然后是第二条护城河;有高墙;然后是罪人要钻进里面的城堡主塔和高楼。环绕罪人所依靠的这个地方的第一条护城河是他的好行为。他说,“啊! 我和我的邻舍一样好,现钱全数付清,我总是没有拖欠,我不是罪人; ‘我把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我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好绅士。”

当神来在他身上动工,为要救他,他派遣他的军队渡过第一条护城河;当他们跨越这护城河时,他们高喊,“救恩出于耶和华。”这护城河被抽干了,因为如果救恩是出于耶和华的,那么它怎么可能是出于好行为呢?但这个被除掉以后,他还有第二层壕沟—礼仪。他说,“那么我就不信靠我的好行为,但我已经受了洗礼,我受了坚信礼;我岂没有领圣餐吗?这要成为我的信靠。”“跨越护城河!跨越护城河!”士兵又越过去了,高喊着,“救恩出于耶和华。”第二条护城河被抽干了,这又完了。现在他们来到了下一个坚固墙;罪人从上面看下来说,“我可以在我喜欢的任何时候悔改,相信;我可以通过悔改和相信救自己。”神的战士,他让人认罪的大军上来了,他们把这面墙拆成平地,喊着说,‘救恩出于耶和华。’你的信心和你的悔改都是赐给你的,否则你就不会相信,也不会悔改认罪。”现在这城堡被攻陷了,这人的指望都断绝了,他感到这不是出于自己的,自我的城堡被克服了,上书“救恩出于耶和华”的伟大旗帜在城垛上飘扬。但这场战斗结束了吗?哦没有,罪人已经退进了在城堡中央的高楼;现在他改变了策略。他说,“我不能救自己, 所以我要绝望了,我得不到拯救了。”如今这第二个堡垒和第一个一样难以攻取,因为罪人坐下说,“我不得救了,我要灭亡了。”但神命令士兵也要攻取这个堡垒,高喊,“救恩出于耶和华。”尽管救恩不是出于人,但它是出于神;尽管你不能救自己,“他都能拯救到底。”你看到了,这把剑两面劈开,它砍倒骄傲,然后把绝望的头颅劈开。如果任何人说他可以自己救自己,它马上把他的骄傲砍成两段;如果另外一个人说他不能得救,它把他的绝望刺倒在地上,因为它确立了他可以得救,看到“救恩出于耶和华。”这就是这个教义对罪人的果效,愿它对你也有这样的果效!

但它对圣徒有什么影响?嗨,这是一切神学教义的基本要旨。如果你相信这个真理,我敢肯定你就不会成为异端。如果你学会说这“救恩出于耶和华”句话,你在信心上必然就会稳固,如果你在心里感受到这点,你就不会骄傲,你不能骄傲;你要把万事抛在他的脚前,承认除了他帮助你所做的以外,你没有做成任何事,因此荣耀要归回救恩所属的神那里。如果你相信这点,你就不会怀疑。你要说,“我的拯救不是取决于我的信心,而是在乎耶和华;我得保守不在乎我自己,而在乎那保守我的神;我被带进天堂,这不把握在我自己的手里,而是在神的手中。”当怀疑和恐惧占上风,你可以叉起手,朝上看,说,“现在我信心的眼目昏花,我信靠耶稣,无论沉浮。”

如果你把这点牢记脑中,你就要常常喜乐。那明白,感受到自己得拯救是出于神的人,没有理由愁苦。来吧,地狱里的群鬼,深坑里的鬼魔!

“那帮助我的要背负我渡过,并让我得胜有余。”

拯救不是取决于这可怜的臂膀,否则我就要绝望,它却是依靠那全能神的臂膀——天堂的柱子都要依靠在他的臂膀之上。“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我还惧谁呢?”

愿靠着恩典,这可以激发你为神做工。如果要你来救你的邻舍,你就可以坐下什么也不做;但因为“救恩出于耶和华。”继续,工作兴旺吧。去传福音,去到各处把福音传讲。在你的家里传讲,在大街上传讲,在各个地方,在每一个国家传讲;因为这不是出于你自己,它是“出于耶和华。”为什么我们的朋友不去爱尔兰传福音?对抗罗宗教会来说爱尔兰是一个耻辱。为什么他们不去那里传福音?大约一年前我们几个勇敢的工人去那里传福音;他们很勇敢,他们到了那里,他们又回来了,这就是那对抗天主教教皇制度光荣远征的全部成果。但为什么又回来了呢?因为这些好人被人投掷石头!难道他们认为福音广传不会经历一些石头之苦吗?但他们可能会被杀掉的!他们是勇敢的殉道者!让他们的名字列在那红色的册子上。古时候的殉道者和使徒,因为他们可能会被杀害,就退缩不到一个地方去吗?不,他们预备去死。如果有几个牧师在爱尔兰被杀害,这将会为将来的自由成为世上最美好的事情;因为以后就没有人敢碰我们了,律法的有力臂膀要打击他们,我们过后就可以平安走遍爱尔兰的每一个村庄;警察很快就要制止这丑恶的谋害,这就要唤醒英格兰的新教,争取那本是我们在那里的权利的自由,并把它传到其他地方。要不是我们当中的一些人愿意成为烈士,我们就永远不会看到任何大的改变。除非我们一些人的尸首填满了沟渠,否则我们就永不会跨越这深沟;过后在那里传讲福音就容易了。我们的弟兄应该再到那里去。他们可以把美丽的衣冠留在家里,带着一颗勇敢的心和放胆的灵到那里去;如果人要取笑咒骂他们,让他们继续取笑咒骂好了。乔治怀特腓在肯宁顿公地传道的时候,人向他抛掷死猫和臭鸡蛋,他说,“这只不过是循道会的肥料,是让它生长的世上最好的东西,按你们喜欢扔得越快越好。”当一块石头擦破他的前额,他看来放了一点血反而讲得更好。哦!有这样的人抗拒暴徒,那么暴徒就不再值得我们惧怕了。让我们到那里去,要记得“救恩出于耶和华。”让我们在各处,无时不刻都在传讲神的话语,相信神的话语是人的罪所不能抵挡的,神终要成为全地的主。

我的声音不行了,我的思想也是这样。今天早上我上讲坛的时候我很疲倦,我现在很疲倦。有时候我喜乐,高兴,在讲坛上觉得自己可以一直讲下去;其他时候我很高兴要结束,但对着这样的一节经文,我希望可以用人的嘴唇所能召唤的能力宣讲完毕。哦!让人知道,他们的救恩是出于耶和华的!诅咒的人,不要诅咒你的气息取决于他的手的那一位!轻慢的人,不要轻慢那位既能救你,也能毁灭你的那位。你这伪君子,不要妄想欺骗那救恩从他而出,因此非常明白你的救恩是不是出于他的那位。

现在结束,让我告诉你什么是这真理的对应面。救恩出于神,然而定罪是出于人。如果你们当中任何人被定罪,除了自己,你不能责怪任何人;如果你们当中任何人灭亡,责任不在神那里;如果你失丧,被扔在一边,你自己要承担一切的怪罪和良心一切的折磨;你要永远躺在灭亡里反思,“我毁了自己,我自杀了我的灵魂;我是自己的毁灭者,我不能责怪神。”请记住。如果你得救,你一定只能被神拯救,尽管如果你失丧,是你自己令自己失丧。“以色列家啊,你们转回,转回吧。何必死亡呢。”我用最后微弱的声音求你停下来思考。啊!我的听众,我的听众!这样向如此多的人传讲,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在另外一个星期日,当我走下楼梯的时候,我被一句印象深刻的话打动, 这话是一位站在那里的人说的。他说,“今天早上有9000人,在审判的日子没有借口。”我愿意这样传道,使人总可以说这句话;如果我不能,哦,愿神为他的名的缘故怜悯我!但现在请记住!你们是有灵魂的,这些灵魂将被定罪或被拯救。它会是哪样呢?除非神拯救你们,它们是要被永远定罪的;除非神怜悯你们,否则你们就没有指望。跪下向神求怜悯。在祷告中向神举起你的心。愿此时正是你要得到拯救的时候。哦在下一滴血流过你的血脉的瞬间,愿你找到平安!记住,现在就可以得到这平安。如果你现在感觉你需要它,现在就是得到的时候。怎样得到?只要求就可以。“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

“但如果你耳朵拒绝他恩典的话语,你的心刚硬,像顽固的犹太人,那不信的世代,那报应的主,要举起他的手起誓,你这轻慢所应许的安息的人将在其中无份。”

哦!愿你们不要成为这轻慢的人,免得你们“要惊奇,要灭亡。”愿你们现在就奔向基督,在爱子里被接纳。

这是我最后最热切的祈祷。愿主垂听,阿们。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