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点点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日志

 
 
关于我

聪明女人,三分流水二分尘,幸福女人,三分娇弱二分嗔,优雅女人,三分风情二分静,知性女人,三分理性二分灵。

网易考拉推荐

  

2013-03-01 16:31:49|  分类: 我的信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 - 星光点点 - 星光点点

 

司布真讲道

 

“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壹4:19

 

在过往两个安息日我是向未信的人传福音,我热切呼吁罪魁来仰望耶稣基督,向他们保证,要预备到基督这里来,他们不需要好行为,成为好人,而是他们可以按着本相来到十字架面前,接受主耶稣基督赦免的血和满足一切的功德。那时我就想,有一些不明白福音的人可能会问这个问题——这会提高人的道德吗?如果福音是对罪魁赦免的宣告,这岂不是纵容犯罪吗?在哪一个方面我们可以说福音是按照圣洁的福音?

这样的传讲怎样运行呢?这会使人变得更好吗?他们会更留心和神和人相关的律法吗?他们会更顺服和人和神相关的律例吗?所以我想我们当进一步,在今天早上努力表明对神的福音的宣告,尽管一开始是对那些完全没有任何良善的人说的,然而其目的却是带领正正这些人进到德行的最伟大高峰,是的,要进到圣洁最终的完全。

这节经文告诉我们,被接受进入心中的福音的果效就是,它要推动,约束这颗心去爱神。“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当福音临到我们的时候,它发现我们并不爱神,它对我们没有任何期望,而是带着圣灵神的施加应用临到我们,只是向我们保证,神爱我们,尽管我们深深陷在罪中已到了极处;然后,这种爱的宣告后来的果效就是,“我们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们。”

你能想象有一位灵是处在这个世界和天堂之间的吗?你能想象他有如此扩大的能力,可以轻易分辨神在天上做了什么,在地上做了什么吗?我能想象,在人类堕落之前,如果真有这样一位灵,他就会因着在那称为天堂的神那极大的世界,以及地上这小小的世界之间特别的和谐而惊讶不已。

每当天上的大钟响起,这些大钟所奏出来的音符就是爱;当地上的小钟响起,从它们音符这窄窄的范围和谐奏出的是同一样的,就是爱。当光明的天使聚集在天上神宝座的周围赞美神,同时这个世界要披戴上祭司的衣袍,献上最纯洁的赞美为祭。

当基路伯和撒拉弗不断高呼:“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神。”也要听到有一阵声响,尽管可能微弱一点,但同样如甜美的音乐一般从乐园里往上升起,“圣哉,圣哉,圣哉,万军之耶和华神。”没有杂音,没有不和谐的地方;天上旋律如雷鸣一般的响声是和地上协奏曲的低声回响完全和谐一致的。在那里有“荣耀归与至高处的神”,在地上也有荣耀归与神,人的心和神的心一样;神爱人,人也爱神。但是请想象,同样一位伟大的灵仍然站在天地之间,当他听到那刺耳的不和谐音,感受到它在耳中振荡的时候,他会多么悲伤!耶和华说:“我与你和好了,我除去了你所有的罪。”但是这世界的回答是什么?这世界的回答是:“人与神为敌,神可能要和好,但人不是。众人因着恶行仍与神为敌。”当天使赞美神的时候,如果他们去听地上发出的声音,他们会听见残酷战争的号角,他们要听到醉酒的高呼和淫荡的歌声,在这天地的大合奏中这是何等的不和谐呢。

事实就是,这世界原本是宇宙这张竖琴一条伟大的琴弦,当大能神用他的恩手拨动这琴的时候,所听到的只是赞美之声;现在这琴弦断了,在它被恩典重新接上的地方,它依然还没有完全恢复到它完美的音调,由它而出的只是一点点的甜美,却有极大的不和谐。

但是,哦!光明的圣灵,请留下在原位,继续下去。时间因着发光的车轮快快前进,它的车轴因快速转动发出热量。日子将到,这个世界将要再次成为乐园。耶稣基督第一次来为要流血受苦,好洗净这世界的罪,他要第二次再来作王,征服,他要用荣耀为袍给这世界披上;日子将到,哦,你这位圣灵要再次听到直到永远的和谐之音。再一次地上的钟声要与天上的旋律协调一致,再一次那直到永远的诗班要看到一个歌手也不缺席,而是音乐要得以完全奏响。

但这要怎样才能实现?这个世界怎样才能被挽回?它怎样才能被复原?我们要回答,天地之间原本有和谐是因为它们之间存在着爱,我们盼望最终天地间重新建立没有一丝不和谐的协奏曲的极大理由很简单就是,神已经向我们彰显了他的爱,作为回应,被他恩典感动的心现在要爱他,当它们得以加增,爱被重新建立,然后和谐就完全了。

我就这样介绍了这经文,现在一定要深深扎入其中。我们要留意爱的源头,滋润成长和爱的彰显行出;我们要鼓励在座的所有信徒去爱神,因为他首先爱了他们。

第一、对神真正的爱的源头。地球上没有光,这光只不过是从太阳来的;月亮没有光,它只是借来的;人心中没有爱,这爱只是从神而来的。爱就是宇宙的光,生命和道路。神就是生命,光和道路,汇总一切,神就是爱。我们所有对神的爱到必须要从神无限的爱这满溢的源头而出。一定要有一个伟大和实在的真理,就是我们爱他,不是因为别的,完全是因为他首先爱了我们。

有人想,人只要简单默想他的作为,这样就可以爱神了。我们不相信这点。我们听了很多关于发出羡慕赞美的哲学家的事情,我们觉得当人认真去看神的作为的时候,称羡是极可能的。我们听了极多关于惊叹的探索家的故事,我们承认当人的思想看到神的作为而不惊叹,那他确实就真是卑贱了;我们有时候听人说,对神的爱会受到美丽风光的威胁,但我们从来不相信这样的事情曾经存在。我们确实相信,在爱已经在人心里生成的地方,神护理和创造的一切奇妙之事可能会再次激发起这爱,因为这爱已经是在其中了;但我们不相信,我们也不能相信,仅仅是默想神的作为,这就能把人上升到爱的高度,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实例。事实上,人已经尝试解决这个大大的难题,结果是消极的。诗人岂不是这样写道:“尽管香风温柔吹拂爪哇诸岛,一切风景迷人,只有人是丑恶的。”

在神的作为最为壮观,他的恩赐最为慷慨的地方,人却是最为恶毒,神是最被人所遗忘。

其他的人则教导,如果不是在教训上完全教导,他们的教训也必然引伸出,就是人的本性靠自己可能会达到对神生出爱的地步。我们简单的回答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个例子。我们已经很好奇地询问过神的百姓,我们相信其他人在历世历代也这样问过他们,但对这个问题——“你为什么爱神?”我们从来只有这么一个答案,唯一的回答就是:“因为他首先爱上了我。”

我曾听人传讲自由意志,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基督徒在他自己的经历中高举自由意志的。我曾经听人说,人靠他们自己的自由意志可以归向神,相信,悔改,去爱,但是我听同样这些人在讲他们自己的经历时说,他们不是这样归向神的,而是他们还不认识神,游离在神的羊圈之外的时候,耶稣就把他们找寻。人传讲的时候,整件事确实貌似有理,但是讲到经历的时候,人发现这不过是一个鬼影。一个人对他的同胞说,他自己的自由意志挽救了他,这看起来很正常;但是当他紧密查验他自己的良心,无论他本人在教训上走得多么偏离,他还是不得不说:“哦!是的,我确实爱耶稣,因为他首先爱了我。”

我对一位卫斯理会的弟兄感到惊奇,他有时候在讲坛上攻击这个教训,然后拿出这一首赞美诗,教会所有的会众最真诚地一同歌唱,同时他们是在敲响他们自己那些古怪信条的丧钟;因为如果那首赞美诗是真实的,阿民念主义就必然是假的。如果这是确凿的事实,就是我们爱神唯一的原因是他的爱已经大大浇灌在我们心里,那么无论过去将来,在神对人显明他的爱之前,人会去爱神,这就绝不是真的。

但我们不再争辩,我们岂不都承认,我们对神的爱是神对我们爱的甜美溢流吗?啊,亲爱的人,每个人可能都会有冰冷的羡慕,但是爱的温暖只能被神的灵的点燃。让每一个基督徒只讲自己,我们都会持守这伟大基要的真理,就是我们爱神的原因是他恩典甜美作用的结果。有时候我要惊讶,像我们这样的人,神竟然带领我们来爱他。我们的爱是不是如此宝贵,以致神要披上垂死救赎主血红的衣袍来争取我们的爱呢?如果我们真的爱神,这也只不过是他所配得的。但是当我们叛逆,他仍然寻求我们的爱,这就真令人惊奇了。当他抛开他所有的荣耀,下到地上来,披上尘土的外衣,这实在令人惊奇;但我想更惊奇的是,在他为我们死了之后,我们仍然不爱他,我们违抗他,我们拒绝福音的宣告;我们抵挡圣灵;但是他说,我要得到他们的心,他一天一天,时时刻刻跟着我们。

有时候他把我们拉下来,他说:“如果我把他们复原,他们肯定会爱我!”其他时候他用酒饭使我们饱足,他说:“肯定他们现在要爱我了。”

但我们依然反抗,依然背叛。最后他说:“我不再争战,我是大能的神,我不能看到人心比我还要刚强。我要扭转人的意志,就像扭转河水一样。”看!他发力,一瞬间河流改变,我们爱上了他,因为此刻我们可以看见神的爱,就是他赐下他的儿子作我们的救赎主。

但是亲爱的,我们必须承认,回到我们开始讲的真理,就是除非因着他对我们的爱,这甜美的种子撒在我们心里,我们是决不会对神有任何的爱的。如果在座有任何一个人是爱基督的,他在这里不认同这个教训,就由得他好了,但是请让他知道,将来他不会不认同,因为在天上他们都要歌唱赞美白白的恩典。他们都要歌唱:“救恩归于我们的神,归于羔羊。”

第二、那么,源头就是神的爱大大浇灌在我们心里。但是它从神而来生在我们心里之后,还要得到神的滋润培养。爱是特别的,不是一棵很自然就在人心这土壤里能兴旺生长的。爱神是一件丰富和罕有的事情,如果由得它被我们自私的冷风严寒吹袭,它会死去的,如果它所得到的滋润只是来自我们自己岩石般刚硬的心,它一定会灭亡的。因为爱是从天上而来的,所以它一定要以天上的粮为食物吃下。除非它得到从天上而来的滋养,以从高天而来的吗哪为食,它就不能在这个旷野里生存。那么爱要以什么为食粮?嗨,它以爱为食粮。那把它带出的成了它的食粮。“我们爱他,因为他先爱了我们。”我们对神的爱的不断的动力和维持的力量就是他对我们的爱。在这里请容我这样说,在这爱的极大的粮仓中有不同的粮食,当我们首先被更新的时候,我们能够吃的唯一食物就是奶,因为我们只是婴孩,还没有足够的力量领受更高的真理。

那么首先,当我们的爱还只不过是婴孩一般的时候,它所得的喂养就是对所蒙的恩的认识。去问一位刚刚相信的基督徒为什么他爱基督,他会告诉你,我爱基督,因为他用他的血买赎了我!你为什么爱父神?我爱父神是因为他为我赐下他的儿子。你为什么爱圣灵神?我爱他,是因为他更新了我的心。这就是说,我们是因着神所赐给我们的而爱他。我们开始的爱是吃简单的食物,就是感恩地记起所蒙的恩惠。请注意,无论我们在恩典中有多么大的长进,这总是我们的爱所吃下的极大的一部分。

但是当基督徒成长得更成熟,得到更多的恩典,他爱基督就有了另外一个理由。他爱基督,因为他感受到基督配得被爱。我相信我能够说,现在在我心里有对神的爱,这些人不仅仅是因为基督为他们成就的而去爱他,而是你会发现在他们所写的诗,所写的信中,他们爱的动机是他和他们有相交,他已经向他们显明他的双手和他的肋旁;他们和他在村庄里一道同行,他们和他一道下到香花畦,他们已经进入奥秘的与神相交的圈子内,他们感受到他们爱基督,因为他是全然荣耀,是属神一般的美丽,如果万民都能仰望他,那么肯定他们必然也一定要爱他。

那么这就是爱的食粮,但是当爱变得更加丰富,有时是这样的,最爱神的心会对基督冷淡下来。你知道吗,适合生了病的爱的唯一食物就是它一开始时吃的东西。我曾听医生说,如果一个人病了,再也没有比他的出生地更合适他去的地方了;如果爱生病,变得冷淡,再也没有比它出生的地方更适合它去的了,这地方就是在我们主基督耶稣里的神的爱。

爱是生于何处的?它是生在浪漫的风景中的吗,是在美丽的膝上作奇妙的默想得以滋润的吗?

啊,不是的!它是生在西乃山的峭壁上吗?在那里,神从西乃来,圣者从巴兰山临到,他脚所到之处大山熔化,在他威严的面容之下岩石消化如蜡?

啊,不是的。爱是生于他泊山,在那里救主变相,他的衣服比羊毛更白,比任何漂染所能做到的更洁白的吗?

啊,不是的。黑暗遮蔽了那些当时仰望他的人的眼睛,他们睡着了,因为荣耀令他们服倒。让我告诉你们爱是在哪里生出的吧。

爱是生在客西马尼园中的,在那里耶稣流出大滴的血汗,它是在彼拉多的衙门里得到滋养,在那里耶稣的后背敞开受到如犁耕地的鞭打,他的身体被人吐吐沫,受人蔑视。

爱是在十字架上得到培养的,是在一位行将断气的神的呻吟声中,在他滴下的血中得到培养的——在那里爱得到培养。神的儿女,请看我的见证。你的爱出于何处,岂不只是出于十字架前吗?除了在加略山脚,你还曾在哪里看到这美丽的花朵成长呢?没有其他地方,当你看到“神圣主爱超乎万爱”,超越它自己,当你看到爱被自己约束,被自己击打而死,舍弃自己的性命,尽管它有能力保留这生命,再次把它取回来的时候,就在那里你的爱生出;如果你的爱生病,为要复原,请把它带到这些甜美的地方,让它坐在橄榄树的树荫下,让它站在铺华石处定睛而看,那血仍在喷涌流出。把它带到十字架处,让它看,再一次看那流血的羔羊,这肯定会让你的爱从侏儒变成巨人,这要把它从一颗火星吹成一团火焰。

当你的爱就这样得回来的时候,让我命令你去完全操练你的爱,因为它会因此而成长。你说:“我要在何处操练我爱的默想,使它成长?”

哦,爱的圣鸽,张开你的翅膀,现在就变成一只雄鹰吧。来,大大睁开你的双眼,直面太阳,向上高飞,向上,向上,远超这世界被造物的高峰,向上,直到你迷失在永恒之中。要记住,神在创世之前已经爱你,这岂不会增强你的爱吗?啊!那永世的空气何等令人兴奋,当我一刻飞入其中,思想拣选这伟大的真理,思想“这浩大不可测度之爱,从远古日子而出;所有蒙拣选苗裔,拥抱这爱,如同圈中之羊。”

思想我们竟然在大能三一真神的定旨和旨意中有份,每一位要被宝血买赎之人的名字是写在神永远的册子上的,这真要令人泪流满面。人啊,请来,我命令你稍微操练你的翅膀,看看这是不是能够令你来爱神。你还没有存在,他已经在思念你。当太阳月亮还没有出现,当太阳,月亮和星星还沉睡在神的思想中,就像没有出生的森林包含在一棵橡树种子里时,当古老的大海还没有生成,远在这婴孩躺在水汽的襁褓中之前,神已经把你的名字刻在基督的心上,手上,不可擦去,永远留下。这不能令你爱神吗?这岂不能甜美操练你的爱吗?

在此处看我讲的经文,它仿佛就是爱的争战的最后冲击,这冲击席卷一切。“我们爱神,因为他先爱我们。”时间还没有开始,他仍然在亘古中独处的时候,他已经爱上我们。

当你已经飞翔返回过去的永古,我还有另外一次飞翔为你预备。飞翔返回你自己一切的经历当中,思想主你的神在旷野中是如何引导你的,他是如何每天赐你衣食,他是如何忍受你的不良态度,他是如何容忍你的埋怨,你对埃及肉锅的所有盼望,他是如何开了磐石来供应你,用从天而来的吗哪喂养你。思想在你一切的愁苦中他的恩典是如何够你用的,他的血如何赦免你一切的罪,他的杖,他的杆是如何安慰你。

当你飞过这甘甜的爱的田地,你可以继续向前飞翔,记住这起誓,立约,宝血,在其中不止是过去的,因为尽管“他先爱我们”,然而这不是说他会停止不爱我们,因为他是阿拉法,他也是俄梅戛,他是首先的,他也是末后的;所以你当思想,当你经过死荫的幽谷,你不怕遭害,因为他与你同在。

当你站在约旦河冰冷的河水中,你不必害怕,因为死亡不能使你和他的爱隔开;当你进入永恒的奥秘事中,你不需要颤抖,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 。”现在,人啊,你的爱岂不得到更新了吗?这岂不使你爱他吗?飞过这广阔无边爱的平原,这岂不点燃你的内心,使你以主你的神为乐吗?这就是爱的食粮。“我们爱他,因为他先爱我们。”因为在这首先的爱中有保证,有应许,就是他要爱我们,直到末了。

现在来看第三点,爱的彰显。“我们爱他。”

神的儿女,如果基督现在在这地上,你会为他做什么?如果人说人子明天从天而降,正如他第一次来那样,你会为他做什么?如果有真实无误的见证,说那踏足巴勒斯坦圣地的双脚,真真实实正走在大不列颠的路上,你会为他做什么?哦,我能想象,会有人心欢喜跳动,极多舞动的手,有闪亮眼睛,如大海一般在眼望着他。

有人说:“为他做什么!为他做什么!他饥饿,我要给他吃的,就算这是我最后的一口。他渴了,我要给他水喝,尽管我自己的双唇如火干裂。他赤身露体,我要扯下我的衣服,在寒冷中发抖也要给他衣服穿。为他做什么!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做。我要快快跑去,伏在他可爱的脚前,如果这能尊荣他,我要求他踏在我身上,把我踏在尘土中,只要他能因此升高一寸。如果他需要一名士兵,我要入伍参加他的军队;如果他需要有人去牺牲,我要献上我的身体去燃烧,只要他站在一旁看这牺牲,在火中给我鼓励。”

哦,耶路撒冷的众女子,你们岂不要前去见他吗?你们岂不要欢欣起舞吗?你们就像米利暗那样,在埃及被血染红的水边跳舞吧。如果基督要来,我们这些男子,要像大卫那样,在约柜前起舞,充满欢喜。

啊!我们想,我们是如此爱他,我们会做这一切的事情;但对这是否真的如此,我们有深深的疑问。你们岂不知道有基督的新妇和家里人在这里吗?如果你们爱他,这岂不是很自然,你们会爱他的新妇和他的后人吗?

有人说,“啊!基督在地上没有新妇。”他没有吗?他岂不是把教会许配给了自己吗?他的教会,一切忠信之人之母,岂不是他自己所拣选的妻子吗?他岂不是给了他的血作她的聘礼吗?他岂不是宣告,他永远不会离弃她,因为他恨休妻的事,要在最后那大日,当他和他的百姓在地上一道作王的时候完全成婚吗?他在这里岂是没有儿女吗?

“耶路撒冷的众女子,锡安的男子,是谁为我生了这些人呢?”他们岂不是永生父,和平的君的儿女,所生的子女,所赐的子孙吗?他们肯定是的;如果我们爱基督,正如我们想我们爱他一样,正如我们表现出我们爱他一样,我们就会爱他的教会和他的百姓。你不爱他的教会吗?也许你爱自己所属的那一部分。你爱那手,也许这手被许多高贵礼仪的手镯所装饰,你很爱它。你可能属于一些贫穷,受贫穷困扰的宗派,它可能是脚,你爱那脚,但是你轻视那手,因为它得装饰,有更大的荣耀。可能你们这些属于手的轻看那些属于脚的。弟兄们,我们所有人只爱基督身体的一部分,不是爱全部,这是很常见的;但如果我们爱他,我们就要爱他全部的子民。

当我们跪下祷告的时候,我恐怕当我们为教会祷告的时候,我们是口不对心。我们为我们的教会祷告,为教会里我们这部分祷告。那爱基督的人,如果他是浸信会的,他是爱洗礼的教训,因为他知道这是符合圣经的;但同时,只要他看到神的恩典在任何人的心中,他就爱他,因为他是永生教会的一部分,他不会因着他碰巧在某些点上意见不合,而将他的心,他的手,或者他的家留着不给他用。 我祈求今天的教会对待自己有更有爱心的灵。我们应当为每个宗派的进步而高兴。

安立甘教会从沉睡中苏醒了吗?是否象凤凰从灰烬中飞升呢?愿神与她同在,愿神祝福她!是不是另外一个宗派在带领大队,它的牧师努力吸引游荡的人进入神的家里?愿神与它同在!循原会是不是在沟渠处,在篱笆处努力,为他的主努力工作?愿神帮助他!加尔文主义者是不是努力高举钉十字架的基督,彰显他一切的荣耀?愿神与他同在!另外一个知识少得多,讲道多有错误,但仍坚持“你们得救是本呼恩,也因着信”的人,愿神祝福他,使他有更大的成功。如果你们更爱基督,你们就会爱所有基督的教会,所有基督的百姓。

你不知道吗?基督现在在地上有一张嘴,在地上留下一只手,还在地上留下一只脚,如果你们要证明对他的爱,就不会以为你们不能给他吃,你们就不会以为不能塞满他的手,或者不能洗他的脚。你们可以今天就这样做。他留下属于他的穷人和受苦的人,他们的口挨饿,因为他们需要食物,他们的舌头干涸,因为他们需要水。你见过他们,他们到你这里来,他们贫穷,受苦。你拒绝他们吗?你知道你在门口拒绝的是谁吗?

“这些事你们既不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你有能力帮助穷人,却拒绝了他们的恳求,你就拒绝了基督。基督实际上就是那位你吝啬拒绝不给他所需要的帮助的那一位,你的救主因此就在他为他而死了的那一位门口被如此拒绝了。你给基督吃的吗?请睁开你的眼睛,你就会看到他是无处不在;他在我们的后街上,在我们的小巷里,在我们的街上,在我们所有的教会中,和基督百姓各分支相连,你会找到穷人,受苦的人。如果你要给基督吃的,就给他们吃的吧。

但你说你愿意洗基督的脚。啊,很好,你可以这样行。他岂不是有跌倒的儿女?岂不是有犯罪的弟兄,因此就被玷污了?如果基督的脚脏了,你说你要洗他的脚;那么如果一个基督徒走偏了路,你要尽力挽回他,再次把他领到义路上来。你想用你的慷慨大方塞满基督的手吗?他的教会是装他救济的仓库,他教会的手伸出来求帮助,因为她总是需要帮助。她有工作要做,是一定要完成的。她很受限制,因为你不给她帮助;把你的奉献倾倒进她的钱箱,因为你能给她的一切都是给主耶稣基督的。

最后,为了激励你们的爱,让我提醒你们基督耶稣经受了对他的爱的两个试炼,他坚定通过了,但对我们来说则是太难了。

当基督高升得荣耀的时候,我要惊叹他爱我们。我认识许多的人,当他同处低位的时候,他爱他的朋友;但是他高升了,他就不屑承认与他同桌吃饭的那个人了。极大的高升要试验我们对那些在地位上低于我们的人的爱。在这里,基督耶稣,天上的主,众天使的王,在他来到地上之前屈尊留意我们,总是称我们为弟兄;自从他升上高天,重新戴上冠冕,再次坐在神的右边,他从来没有把我们忘记。他的高位从来没有使他轻视一位门徒。当他得胜进入耶路撒冷,我们没有看到他不屑承认那跟从他的卑微的渔夫。“现在他高升为王,他的爱依然浩大。”他依然称我们为弟兄,朋友;他仍然承认同一血脉的亲族关系。

然而,说起来奇怪,我们认识许多基督徒,当他们在世界上得高升,他们就忘记了他们对基督大部分的爱。一位贫穷时为基督做了很多工作,继承了一大笔遗产的妇女说:“啊!我不能像过去一样做那么多的工作了。”有人问:“这是为什么?”她说:“当我的钱包有一个分币,我有一颗金币般的心,现在我的钱包有金币,我只有一颗分币般的心了。”对一些人来说,致富是一种可悲的试探。他们过去只有一点点钱的时候,满足于去到聚会的地方,和卑微的会众混在一起;他们变得富有了,在客厅铺上了一张土耳其地毯,他们现在的装饰太富丽堂皇了,不容许他们像过去那样邀请会众里的穷人了,当他们与他们的新朋友会面时,耶稣基督不再是那么合乎潮流了,容不得他们引入任何关于信仰的话题。除此以外,他们说现在他们不得不去作这个拜望,作那个拜访,他们一定要花太多的时间在衣着,在保持他们的地位和受人尊敬上,他们不能像过去那样找到时间祷告了。神的家被轻慢,让位给了派对,基督和从前相比得着他们的心要少了。“这就是你对你朋友的爱吗?”你如此高升了,就以基督为耻了吗?你变得如此富有,贫穷的基督就遭你藐视了吗?哎呀!可怜的财富!哎呀,低贱的财富!可恶的财富!如果它被一扫而光,如果落入贫穷之中,这可以恢复你爱的热切,这对你就是有好处的。

但还有一点——当基督开始为我们受苦,他经历何等爱的试炼!有许多人,我毫不怀疑他们是真信徒,爱他们的救主,当受苦的试炼临到时会颤抖。我的弟兄,设想你今天被带到异端裁判所的黑牢里,设想黑暗中世纪所有的恐怖都复兴了,你被带着走下长长黑暗的楼梯,被驱赶不知道要往何处去,最后你来到一个地方,是深深在地底下的,环顾四周你看见夹子挂在墙上,有各种样式的折磨人的刑具。有两个宗教法庭法官在那里对你说:“你准备好要放弃你异端的信仰,回到教会的怀抱吗?”我能设想,我的弟兄姊妹,你们有足够的心力和恩典说,“我不打算否认我的救主。”但是当那夹子开始把肉扯开,当那火热的煤球在灼烧,当刑架开始扯开你的骨头,当所有的刑具发出它们地狱般的报复,除非神超自然的手大力临到你身上,我是肯定,在你的软弱中你会不认你的主,在你危险的时刻你会舍弃那买你的主。

确实,有基督的爱在心中,被他的恩典承托,这足以有力托着我们经过;但我害怕我们在座的许多人,如果我们没有比我们现在所拥有的更大的爱,我们就会从异端裁判所里出来,可怜地背叛了我们的信仰。但现在思想基督。他落在折磨之下,这些折磨真的是更加强大。罗马的残暴是没有什么比得上那迫使血从每一个毛孔流出的可怕酷刑的。基督受到鞭打,他被钉上在十字架;但还有其他的苦难,是我们看不见的,这就是他痛苦的灵魂。

如果基督在受痛苦试炼的一刻说:“我不承认我的门徒,我不要死。”他可能会从十字架上下来;有谁能指责他行恶呢?他什么也不欠我们的;我们不能为他做什么。他不承认的都不过是可怜虫而已。但我们的主,当红色的血遮盖他,如同穿上血衣,从来没有想过不认我们——从来没有。

他曾有一次说:“我父啊,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但这总是带着“倘若可行”。如果没有这杯也可以施拯救,请让这杯离开;但如果不是,让你的旨意得到成就。你从来没有在彼拉多的衙门里听他说一句话,让你以为他因着为我们作了如此代价高昂的牺牲而感到遗憾;当他的手被钉,当他因着发烧而干涸,当他舌头干得如瓦片一样,他的全身消化成了死亡的尘土,你从来没有听到一声呻吟或尖叫,听起来是想走回头的。这是一个定意朝前走的人的喊叫,尽管他明白在前进的征途上他必然要死去。这是不能被死亡拦阻,而是要征服坟墓一切可怕的爱。

对此我们有什么可说的呢?我们这些活在这更温和时代的人,当我们为了他受试炼,受试探,我们要放弃我们的主吗?

工作坊里的年轻人!你受讥笑是应当的,因为你是跟从救主的人;你会因为一声讥笑离开基督吗?

年轻的妇女!因为你承认基督的信仰而被取笑,当地狱所有的咆哮都不能使他转移对你的爱,嘲笑会切断把你的心和他联在一处的爱的联接吗?

你们这些因为坚守信仰原则而受苦的人,你们从人群中被赶出去,你们岂不是要忍受家室被掏空,你们要受穷,而不令如此这位主蒙羞吗?你们岂不要靠着神的灵的帮助,离开这个地方,起誓宣告在今生中,无论贫富,在死亡中,无论是痛苦或任何其他事情,你们都永远是属于主的,因为这句话是写在你们心里的,“我们爱神,因为他先爱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