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星光点点

天上星,亮晶晶,永灿烂,长安宁

 
 
 

日志

 
 
关于我

聪明女人,三分流水二分尘,幸福女人,三分娇弱二分嗔,优雅女人,三分风情二分静,知性女人,三分理性二分灵。

网易考拉推荐

马太福音第十三章 隐藏的天国  

2012-07-27 12:25:17|  分类: 我的信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三章 隐藏的天国

  遵守天父旨意的人,起码的条件是要有神的生命。有了神的生命,还必须要听见神的话,听不见神的话,就不能明白神的旨意,不明白神的旨意,就无从遵行天父的旨意了。当犹太全地都弥漫反对主的热潮时,主继续的向人说了许多话,只是主在这时所说的,不再像以往一样所说的那样明白的话。祂多是说比喻,祂把祂要说的话隐藏在祂说的比喻中。

  门徒对主说话的方式作了这样的改变,也是十分的希奇。他们问主说,“对众人讲话,为什么用比喻呢?耶稣回答说,天国的奥秘,只叫你们知道。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凡没有的,连祂所有的也要夺去。所以我用比喻对他们讲,是因他们看也看不见,听也听不见,也不明白。在他们身上正应了以赛亚先知的豫言,说,‘……(他们)恐怕眼睛看见,耳朵听见,心里明白,回转过来,我就医治他们’”(10~15)。主不是不愿意人明白天国的道理,主巴不得众人都明白而回转,无奈众人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都不要知道天国的事,所以主就用比喻讲,让那些听了而寻求明白的,可以到主面前来,主就给他们讲解清楚。

  从主说的话中,出现了“天国的奥秘”(11),“天国好像……藏在三斗面里”(33)。“天国好像……藏在地里”(44)这些话。起初主宣告的是“天国近了”,是明明可见的。但现在却是“奥秘”,是藏起来的,好像天国的出现又拖延了,不能马上就来到。我们多留意一下主说的话,我们不难发现,天国并不是拖延出现,而是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在进行。或者可以这样说,天国不再在明显的方式中进行,而是在隐藏的方式中进行,等到合宜的时候到了,天国又从隐藏中出来,恢复在明显的方式中出现。所以主说门徒的眼睛和耳朵都是有福的,因为他们看见了众先知想要看却看不到的,也听见了众先知要听却没有听见的。因为天国虽在隐藏中进行,但门徒们还是看得见,也听得到。天国进行的方式虽改变,但天国的王依旧没有改变。

  犹太人拒绝主,天国的进行就不再在他们中间明显的进行,而转往外邦人中发展。这个在隐藏中的发展,就是藉教会把属天的权柄显明在地上,教会在历史中暂时代替犹太人作天国的主体,直至时候满足,天国再明显的出现在地上。教会在地上的经历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样的经过各样的挫折,转变成了基督教。虽然基督教在地上的历史中露了头角,好像掩蔽了教会,但教会却不因此失去她那属天的光芒,她仍旧把历史带到天国的显现。主用了七个比喻来说明这段天国发展的历史,七个比喻正好合成三对加一个比喻,每对比喻都说出天国在隐藏中发展的特点。我们若不忘记二是见证的数字,就能明白主说的比喻为什么是一对一对的,那是要为我们作强烈的印证。

  主宣示了天国要以隐藏的方式进行,并不表示神改变了祂原来的定规。我们必须注意,这一个方式的转换,也是在神原先的定规里。主在这时,都是用比喻向众人说话,“若不用比喻,就不对他们说什么。这是要应验先知的话,说,‘我要开口用比喻,把创世以来所隐藏的事发明出来’”(34~35)。我们就可以看见,天国从明显转为在隐藏中进行,早就在创世以前就定规了,但在创世以来就隐藏,如今时候到了,就让这事给发表出来。

隐藏的天国是从生命开始

  我们开始看头一对的比喻。第一个比喻是撒种,第二个比喻是稗子的掺杂,就是不同的生命所作出的混淆。这一对的比喻都是重在生命的种子,就是说,天国的开始是以生命作基础。这作基础的生命必须是要对的,准确的。这生命乃是因主而有的属天的生命。不是从主而来的生命,就是仇敌的生命。只有从主而来的生命,才有可能成为在隐藏中进行建造的天国的材料。

  我们注意到,天国的讯息起初是“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这讯息的内容是把人领回律法的原则下,在律法下接受神的权柄。只是人的不及格,没有条件把律法活出来,反让律法成了定人罪的依据,也显露了人对神的权柄的抗拒。因此,天国的进行就改在隐藏中进行。这个“隐藏中”乃是指不再在人的生活和行为中手,而改在人的生命中手。人里面的生命对了,外面的生活与行为就可以有条件显出对来。人里面的生命不对,不管外面的生活是如何的造作,都不能有对的可能。

  这样,我们就可以更看清楚。天国进入在隐藏中建造,乃是神工作的方法转换,方法是转换了,但神的目的却没有更改。以前是以律法为前提,现在却是以恩典为前提。律法是人以自己的所能与所有,去作神所要作的。恩典乃是神把祂自己的生命赐给人,让人藉祂的生命去作成神所要作的。所以在第一对的比喻里,很明确的突出了生命是建立天国的根本条件,没有神的生命,就不能建立天国。

主耶稣是赐生命的主

  “祂用比喻对他们讲许多道理,说,有一个撒种的出去撒种”(3)。这一个撒种的是谁呢?“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24)。又再来一个撒种的人是谁的问题。这个问题一定要弄清楚,不然就会产生许多混乱。主不叫人有混乱的事,祂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祂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37)。撒种的人就是主自己,祂把属天的生命种子撒出去,祂要这些种子结出丰盛的子粒来,使属天的生命遮满了全地,使天国显出来。

  撒种的人是主自己,这是源头的问题。那就是说,只有出于主的,才是在建立天国的内容中,不是出于主,那就是与天国无份无关。那怕是最感人的道理,最吸引人的行动,都与天国扯不上关系。只有主是建立天国的源头,因为只有祂才能把属天的生命分赐给人。祂是那一粒落在地里死了的麦子,十字架虽把祂带到死地,但十字架也是带进复活的途径。复活叫那属天的生命大大的释放出来,复活的生命领人进到天国里。所以主是建立天国的唯一源头,是祂把属天的生命赐给人,是祂用属天的生命去建立天国。

  主所撒出的种子是好种,“好种,就是天国之子”(38)。是接受天的权柄的人,也是有属天生命的人。主是从天上来的,祂给人打开了通往天上的路,也给人掀开了天上的奥秘,领人去追求与爱慕天上的事。属天的生命叫人追求得天,有了属天生命的人不会留恋属地的事,所有叫人离不开属地的事物的,都不是出于天。“所以你们若真与基督一同复活,就当求上面的事。那里有基督坐在神的右边。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1~2)。主把属天的生命赐给人,叫人成为“天国之子”。“天国之子”所追求的是天上的事,脱不开属地的事的,都不能称为“天国之子”。

生命必须要丰盛的成长

  生命一定要成长,不会成长的都不是生命。属天的生命也一样的要成长,好显出属天的丰盛。因此,有了属天生命的人,必须要更进一步去追求成长。生命的自然律就是成长,除去妨碍生命成长的原因,生命自然就会长大。在撒种的比喻里,很重人用什么心思去对待属天的生命。主所撒出的都是属天生命的种子,发生问题的绝不是在种子,而是在听见天国的道理的人身上。人若是用对的心思来接受天国的道,属天的生命就在他里面成长。人若是不以天国的道为宝贵,属天的生命就不能在他里面长起来。

  叫属天的生命长不起来的,乃是人对天国的事漠不关心的结果,魔鬼就从这人心里把天国的道拿去。没有了生命的子粒,自然就长不出生命来。另外的一种情形是,生命是长出来了,但却长不起来。主说,“撒在石头地上的,就是人听了道,当下欢喜领受。只因心里没有根,不过是暂时的,及至为道遭了患难,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20~21)。又有一些长是长起来了,但却不能结实,不能结实就是白占地土。对于这一种情形,主是这样说,“撒在荆棘里的,就是人听了道,后来有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把道挤住了,不能结实”(22)。

  生命不单是要长起来,并且还要结实,这样才能显明生命的丰盛。建立天国不单是要有生命,并且还要有丰盛的生命。主来到地上,就是要把生命的丰盛赐给人,因此人不单要从主那里得生命,还要得更丰盛的生命。光是有生命是不够的,有了丰盛的生命仍是不足的,必须要有更丰盛的生命,那才是主的目的。“人听道明白了,后来结实,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23)。只是我们要注意,三十倍和六十倍都是结实的表现,但主等候要得的却是一百倍。只有结实一百倍才是主的心意,因为祂给我们的是祂整个的自己,而我们在神的定规中,是要给模成祂儿子的模样。所以不能满足于一点点的丰盛,而是要追求得那满足的丰盛。

属天的生命必须显出与属地的生命有分别

  天国之子从主耶稣那儿接受了属天的生命,让生命成长到极丰盛的地步,把天国显明出出来。这是神建立天国的过程。天国的建立这一件事,本身就是一场极猛烈的属灵争战,所以在神进行建立天国的同时,撒但也不甘心示弱,它也在手进行破坏天国的建立。种子的比喻就说出了这一点。种子在成长的的前期,样子和麦子差不了多少,老农也不一定能一下子分辨出来,但是等到成长的后期,稗子的原形就露出来了。

  撒但把稗子撒在麦田里,乃是要在天国之子当中制造混乱,叫人对生命的实际生发错觉,因而就迷失了方向,使天国的建立受到了打岔。毫无疑问的,稗子的出现对建立天国的进行发生了很大的损害,但是这损害并不足以使天国不能继续进行。稗子没有出现,教会就是教会,稗子一出现,人只看见基督教,却看不见教会,甚至连部分的基督徒也没有看见自己是天国之子,只看自己是基督教徒。关于这一点,我们一定要弄清楚,我们可以说,在人眼中的基督教里有教会,但是在教会里面却没有基督教。教会完全是生命的组合,没有基督生命的人都不在教会中。但基督教中却有不少没有基督生命的人,那怕这些人的身分是主教,是牧师。在基督教中不单有不少没有基督生命的人,甚至还在作不少与基督毫无关系的事,更有甚的,还在作抵挡基督的事。

  主允许基督教的现象存留,祂不在如今把稗子拔除,祂把稗子留到世界的末了,藉审判来处置他们,不让他们存留在祂的国里。主这样的容忍,并不是鼓励我们可以与这些人同流合污,乃是要让我们活出分别出来的见证,只跟随基督,不跟随基督教。这时候在分别出来的见证上严谨的持守,到天国显现的时候,持守的果效也显明出来。“那时义人在他们父的国里,要发出光来,像太阳一样。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43)。“义人”,“他们父”,和“像太阳”这三件事串起来,我们就领会天国显现时的光景了。

隐藏的天国在进行中所受的打岔

  天国至终的显现,不会受稗子的出现而有所改变。但是稗子的出现却是影响了天国显现的过程。没有稗子,生命的种子就不受阻扰的正常成长。有了稗子,麦子的生长总是受了打岔。主所说的麦子和稗子虽是比喻,但都是对天国的发展的历史过程有所指明的。圣灵接下来所记录的一对比喻,就是把天国发展的表面历史作了启示。

  若是只看表面的事实,天国的历史发展是欣欣向荣的。许多基督徒都以为是这样,但主说的这两个比喻的实意却不是叫我们看历史的表面现象,而是要注意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只有在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上去作判断,我们才能明白这一对比喻是从好的方面看天国的成长,或是从坏的方面看天国的扩张。我们若是不带神学思想上的成见,就是根据比喻的本身就事论事,再承接上下文的表达,我们该是可以领会主当时说这些话的心意。

都是在纯净的基点上作开始的

  “天国好像”这几个字,不住提醒我们在读这几对比喻时要把握住它们的真意。在芥菜种与面酵这一对比喻里,在现象上有好些相同点,但是在那些相同里又有不完全相同的地方。我们先来注意这一对比喻都表达了一个由小的变成大的事实。芥菜种“原是百种里最小的,等到长起来,却比各样的菜都大”(32)“妇人把面酵藏在三斗面里,直等全团都发起来”(33)。最小的种子长成最大的菜。一点点的面酵把全团面发胀起来。从现象上来看,都是增长,都是扩大。

  其次我们要注意的,种子和面在开始时都是纯净的。主曾把芥菜种比作信心,面在律法的条例上是素祭的主要成分。所以这两样事物的本身都是美好的。主说这两个比喻正是指出,主的教会在地上开始时是十分单纯的,一切都是在学习跟随主,以基督作为教会的头这事上来操练自己。因为这是生命发展的准确方向,教会在信心里跟随基督,教会也在基督里活出佳美的见证。那时的教会虽是人数不多,但都是向基督,众人都清楚的认识,离开了基督,教会就迷失了方向,同时也没有了内容。

  教会在历史里是在成长中,这是事实。但在教会成长的过程中,渐渐的就有了掺杂,不单是有不同的生命(稗子)掺杂,也不住的加进属地的掺杂。教会因此就不再单纯的作为教会,而是宠大起来成为有组织的基督教,失去了生命作基点的联结,也失去了像素祭一样的纯净。整个的基督教是这样,各个宗派也是这样,他们都在开始时有过纯净的属灵历史,都曾经站在讨主喜悦的那一边,只是发展起来的结果,却叫他们失去了起初向主的单纯。基督教的遗传毁了他们,神学的思想也毁了他们,而他们在被毁了以后,还是在眷恋那些把他们毁了的东西。

庞大的真正原因

  只从现象看,基督教的庞大确是一件好事,从起初的那几个渔夫,发展到现今千千万万的信徒。但是我们若是看到实际的里面去,我们就会感到难过。我们真巴不得每一个称为基督教徒的人都是有主生命的,都是教会组成的生命细胞。可是基督教却不是这么一回事,说大,确实是比以往宠大多了,说工作的范围,也确实是比以往扩展多了,但是这些都可能全是虚假的,只不过是人的眼睛所能看到的现象。

  芥菜再大也不该变成树,这是不正常的。有人就说,以色列地的芥菜真的有像树那么大的。我不反对这个说法,但我所注意的是主所说的“且成了树”(32)这个“成了树”乃是“变成了树”,菜变成了树就是一个“变质”的问题,基督教正是一个教会变质的问题。君士坦丁归信基督教以前,教会已经产生了各种的异端,使人偏离了基督。君士坦丁接受了基督教以后,世界也就跟进来了,拜偶像的风俗也涌进来了,教会也不再成为教会。从组织上看,这个宗教团体确是大得多了,但是主说,她“变成了”基督教,不再能称为主的教会。“天上的飞鸟来宿在他的枝上”(32)。只是描写她的大,并没有什么属灵的意义。因为并没有真理的根据说,“天上的飞鸟”是指属天的子民。相反的,我们看到“天空的飞鸟”是啄去生命子粒的撒但。我们所该注意的是芥菜,和主所说的“成了树”的变质。

  “面酵”在圣经中一贯的用法,都是作为“罪”的记号,作为“神不能收纳的事物”的代号,因此面酵使面全团发起来的功能,实际上是酵菌所起的腐败作用。面团是发大起来了,只是量并没有增加,只有质变,却没有量变。“三斗面”仍旧是“三斗面”,所增加的只是在面团里面的许多小洞洞。虚假的宠大,腐败的实质,人所以为好的思想和宗教仪文,已经把基督教带到远离基督的地步。“自由派”固然是这样作,“灵恩派”也是这样作,连所谓“福音派”也不自觉的在这样作,一再的加深基督教的变质。在基督教里,什么都在增加,什么都追求庞大,就是不见了基督自己。

“三斗面”的含意

  主说到“面酵”是放在这“三斗面”里。这“三斗面”是无意的提出的,还是有意的说出来的呢?从“天国好像”的启引下,“三斗面”该是有所指明的。我们留意一下主的用词,和圣灵把主的话凝聚在一起的目的,我们该会有这样的领会。芥菜种的事是普遍性的现象,但主只是说“成了(一棵)树”。树是单数的,就是“一棵树”,面却“三斗”,这样的说法不是偶然即兴的。事实上,主所说的一切比喻的主题,都是含有深意在其中的。

  “一棵树”是泛指整个的基督教体系,“三斗面”是指基督教的三大派系。主一再提醒门徒要防备“酵”的时候,曾提及三类的酵,就是“法利赛人的酵”,“撒都该人的酵”,和“希律的酵”。这三类的酵各自在基督教的三大派系中显出他们的特点来。“法利赛人的酵”是注意宗教仪式与条文,那是东正教的特色。“撒都该人的酵”是表现在对神的事的不信与怀疑,把神说的话压在人的理智底下,这是更正教的特色。“希律的酵”乃是指政教联合的混乱,这不正是天主教在历史上直到如今还强调的色彩么!这些“酵”中的任何一种,都可以把教会变质成为基督教。

  虽然是“三斗面”,但却仍然是“一棵树”。所以不是三大派系泾渭分明的表现各自的特色,而是三大派系中都有这些特色,只是特色的重点不一样就是了。总括的说来,基督教虽然是比起初的时候大得多了,但是这样的大不见得是美事。我们不是反对教会长大,而是不敢追求并鼓吹基督教这个样子的扩大。像这样子的扩大,越扩大就越看不见天的权柄。

在隐藏中成长的真实天国

  以生命的种子作起头的教会,经过了稗子的掺杂,再加上质变的历史,成了基督教。这一个过程把隐藏的天国都埋没掉了,在人的眼中和心思里,地上只有基督教,而没有了教会。这种现象所带来的结论,很可能就是神永远的计划要被迫停止进行了,天国只能成为一个理想,永远不能再有机会出现。

  第一对和第二对比喻所说明的事实,确实是带给人十分悲观的结论。但是神所要作的没有任何的人,事,物可以使它停止,人所能看见的只是外表的现象,却看不见里面的实况。为了使人不落在失望的泥潭里,圣灵紧接把主说的第三对比喻发表出来。第三对比喻一摆出来,我们就看见了神怎样在隐藏中继续作祂要作的工。神没有放弃祂的计划,祂默默的在隐藏中进行祂要作的工,直到祂的计划达到完成。

  基督教可以在人的眼前代替教会,以色列也可以暂时在地上的历史舞台上消失。但是这样的代替与消失,正是神在隐藏中所作的恢复的工作,时间满足了,神在隐藏中所作的,就要明明的显露出来。撒但可以使有组织的团体变质,但它永远不能使神的生命变质。神的生命使神要作的按神的计划完成。因此,建立天国的应许仍旧是使人乐观的,因为神的心意永不落空。

藏在地里的宝贝

  “天国好像”始终是我们探究天国奥秘的钥匙。“天国好像宝贝藏在地里”(44)。在这一系列的比喻中,“地”不是指一小块的地,乃是说“田地就是世界”(38),是指整个的地。这比喻是说神要在地上寻得宝贝。现在的问题是这“宝贝”是指什么说的。我们先要注意一个事实,神在什么时候才能得到那宝贝,就要看神在什么时候把地从撒但的手中收回。那就是说,神什么时候收回地,宝贝就什么时候在隐藏中显露出来。

  在神的眼中,使人与神的关系得正常的调整的事物就是宝贝。我们有理由说,以色列就是神眼中的那宝贝。从神的应许上看,“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神要用以色列作“祭司的国度”,因此,等到天国显明的时候,“必有列邦的人,和强国的民,来到耶路撒冷,寻求万军之耶和华的恩。万军之耶和华如此说,在那些日子必有十个人,从列国诸族中出来,拉住一个犹太人的衣襟,说,我们要与你们同去,因为我们听见神与你们同在了”(亚八22~23)。这是“祭司的国度”的功用显出来。在福音的历史上看,“因他们的过失,救恩便临到外邦人。……若他们的过失,为天下的富足,他们的缺乏,为外邦人的富足。何况他们的丰满呢”(罗十一11~12)!过去,现在,和将来,在神的计划中,以色列人的地位,确实是万民归向神的关键。

  主张无千禧年国的弟兄们,他们以为神不要再恢复以色列了,因为神用教会代替了以色列人,成了“真以色列人”,所以以色列不可能在神计划中的历史再出现。这样的主张现今很流行,甚至成为神学界的主流。这主张虽是流行,但却没有明确的圣经真理作根据,推测的成分过于经文的记述。不错,以色列的背弃神,拒绝神的儿子,引致神把他们分散在列国中,但是神在旧约的先知所宣告的应许中,确实的说出以色列的复兴,就如“你虽然被撇弃,被厌恶,甚至无人经过,我却使你变为永远的荣华,成为累代的喜乐”(赛六十15)。以赛亚书六十章整章都说到以色列的复兴。“耶和华如此说,若是我立白日黑夜的约不能存住,若是我未曾安排天地的定例。我就弃绝雅各的后裔,和我仆人大的后裔。……”(耶三十三25~26)。到了新约的日子,圣灵明明的告诉我们,“等到外邦人的数目添满了,于是以色列全家都要得救,如经上所说,‘必有一位救主,从钖安出来,要消除雅各家的一切罪恶’。又说,‘我除去他们罪的时候,这就是我与他们所立的约’”(罗十一25~27)。以色列不再有复兴这样的主张,是没有圣经真理作根据的,也是忽视了神的信实与能力。

  有一件绝不能忽略的事,就是以色列的全家得救并不是归入教会的范围内,乃是作为一个国家,重新成为历史的主角。我们不要忘记,无论弟兄们对被提的时间与范围在信念上有多大的分歧,当以色列全家得救的时刻,教会都已经被提到空中去了。说得明确一点,以色列的全家得救是在教会被提以后才发生的,所以以色列的全家得救不可能归入在教会内。以色列的复兴,乃是神用“他们的丰满”来作全地的富足,显明他们是神所选立的“祭司的国度”。因此他们是宝贝,他们虽暂时给神分散与削弱,但他们确实是埋藏在地里的宝贝,如今他们已经渐渐的显露出来,等到神把全地收回时,他们就完全显露那作为“祭司的国度”的宝贝地位与作用。

重价的珠子

  “天国又好像买卖人寻找好珠子。遇见一颗重价的珠子”(45)。珠子只有一颗,并且价值是极其贵重的。这珠子又是指什么呢?这珠子不是上边所提的那宝贝,那宝贝是藏在地里很长久的日子,而这珠子却是明明的摆在那里,并没有给埋藏起来。这珠子就是神的教会。基督教可以腐化变质,教会却是生命的聚合,在神的眼中是极其珍贵的。

  在没有说明教会为什么就是重价的珠子以前,我们先提说神收回地的过程与安排。神造了人以后,神不单把所造的一切交给人管理,更重要的是把“全地”的管理权也交了给人。人的堕落让地的管理权落在撒但的手中,它可以遍地游行,使一切被造的都卧在它的手下,它就是这世界的王。撒但虽是霸占了地,但对地却没有主权,地的所有权还是在神手中,所以神在出埃及记十九章中郑重的宣告了地的所有权是祂的。地是在人的不顺服中失去,神就在地上寻找顺服的人,藉人的顺服把失去的地收回。神选召了以色列作“祭司的国度”来得顺服的人,只是以色列人没有满足神的安排。神暂时把他们放下,祂兴起教会来,要得顺服神的人,用教会来为“祭司的国度”作预备的工作。等到教会长成了,神因顺服的教会,可以把撒但在地上的权力结束。就再把以色列接上来,使他们真正的发挥“祭司的国度”的功用,使全地都归回神的权下。这就是神收回地的计划的概略。

  珠子是一个经历死亡的产品,是一个生命消失所留下的光芒。只有一颗的贵价珠子,从属灵的原则说,那就是神的儿子经历死亡而产生的生命的光辉,这复活生命的光辉就完全显在教会中。这就是教会是那颗珠子的原因。我们注意,一颗珠子的产生是在寂静中慢慢的完成的,这正是真教会的经历,在默默的接受十字架的工作而使生命成熟。所以基督教在可见的光景中不住质变的时候,教会却在神的手中稳定的成长,成了那一颗重价的珠子。它是属天的权柄在人中间的杰作,让十字架把死而复活的生命显明出来。

变卖一切所有的

  遇见了藏在地里的宝贝,遇见了一颗重价的珠子,都是引起那人“去变卖一切所有的”(44、46),买下那块地,买了那颗珠子。买这两样东西,都是用相同的价钱,而这价钱又是重到这样的地步,值得上那人一切所有的。以色列民和教会,在主的眼中实在是那样的贵重,值得祂把一切所有的都摆上,要去得地和教会,甚至连祂自己也交了出来。主所交出来的,不单是祂的荣耀与尊贵,更是祂自己的生命。这正是林前六章20节所说的,“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是主用祂整个自己把我们买下来。

  十字架是主得教会所付的代价,十字架也是主收回地所付的代价。主的死把我们从罪和死的权势中买赎回来,叫律法的要求得了满足,不再作为根据去追讨人的罪,也把死的权势隔断,又藉复活的大能把生命分赐给我们,使我们在生命中发散祂那荣耀尊贵的光辉,教会就成了那一颗重价的珠子。教会显明了十字架的果效,让神得了顺服祂的人,就把地从撒但的霸占下收回来,使那藏在地里的宝贝显出来。

  主交出了祂自己,买了那颗珠子,也买了那地。隐藏的天国就要成了明显的天国。神现在是在隐藏中作天国显现的预备工作,预备好了,天国就不再隐藏了。天国是祂付的代价去作成功的,虽然在眼见中,天国好像一点迹象也没有,但是生命的工作却是不住的在进行。基督教可以变质,叫人看不见基督。基督教可以分成许多大大小小的宗派,但作为珠子的教会只有一个。教会虽是在地上受各种各样的践踏与压抑,但这一切的摧残却使教会在生命中成了那一颗重价的珠子。因这一颗珠子,神把地收回来,使祂的国度可以显明在全地。

天国在审判中给建立

  “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悔改”的讯息虽然好像是停止了,但人要经历悔改而接受天国的原则并没有过去。所以等到隐藏的天国时期结束的时候,神就藉审判来把天国显明出来。在最后的一个比喻中,主启示了这样的结果。隐藏的天国从赐生命的工作开始,以根据生命来审判作结束。

  在“稗子”的比喻里,主已经宣告了这个事实,“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祂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40~41)。末了的“撒网”比喻就是呼应了“稗子”的比喻,也指明了这事是发生在世界(代)的末了。这世代就是指隐藏的天国这段日子说的,到了这世代的末了,“天国的奥秘”就要成全了。

关乎天国的全面审判

  “天国又好像网撒在海里,聚拢各样水族。网既满了,人就拉上岸来。坐下,拣好的收在器具里,将不好的丢弃了”(47~48)。这网很特别,网不满就不拉上岸来,拉上岸来的时候,网就是全满的。因此,这比喻叫我们领会这事情不是发生在局部的人身上,而是全面发生在地上的人身上。当然这是一个笼统的说法,但是我们再留意主对这比喻的解说,我们就可以比较明确的了解比喻的内容。

  聚拢各样的水族,目的乃是要分别可收取的和不可收取的。这个就是审判的原则的执行。在隐藏的天国期中,神以福音的工作在全地给人制造归向神的机会,基督教虽是走迷,但教会仍然是福音的出口,是神在地上的见证。罗马书三章25节上说,“祂用忍耐的心,宽容人先时所犯的罪”。但“祂的恩慈是领你悔改。……神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祂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二4~5)。神不是无限期的宽容,祂不能损害祂的公义,所以时候到了,祂就要施行全面的审判。

  这儿所说的全面,只是指到世代末了还在地上活的人,不是指历史上所有的人。所以这个审判给称为国度的审判,是判别谁可以有进入明显的国度的资格。经过了这个审判,国度就在地上建立起来。有资格进国度的人就可以进去,不够资格进国度的就不能进去,要给丢到火湖里。关于这一点,留待廿五章时再详细看看。但是在这儿要作一个严肃的澄清,就是作为重价的珠子的教会不在这个审判里,因为在这个审判开始以前,不管是那一种被提的主张,教会都已经全体给提到空中,与主相遇,给带进主的荣耀中去了。当审判开始时,教会又已经与主一同降到地上,执行属天的权柄。

义人与恶人

  经过国度的审判,义人与恶人给分别出来了。谁是义人呢?恶人又是那些人呢?在这儿又要再进一步的说清楚。因为在“稗子”的比喻里提到过“义人”和“作恶的”,在“撒网”的比喻里又提到“义人”和“恶人”,这两下所提的很容易使人发生混淆,所以一定要把他们作慎重的澄清。

  在“稗子”的比喻里,“义人”和“作恶的”区别是在生命上。是天国的道所带来的主的生命,与撒但所偷偷撒下来的那恶者的生命,这两种生命是绝不相同的。虽然作这样的分别也是在“世代的末了”,但却与撒网的比喻里的分别是两样不同的事。这里的“义人”是“麦子”,神是他们的父(参43),他们就是教会。“作恶的”是“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参38)。所以“稗子”的比喻是指“教会”与“基督教”的区别,就是在基督教里把教会区别出来。

  在“撒网”的比喻中所聚拢的是“各样水族”,这是指地上的万民说的,他们都是在同一的生命中,只是不同的类别,所以是“各样水族”。参考二十五章所记的列国的审判,神并没有给称为那些“义人”的父,神只是主的父。在那里,“义人”和“恶人”的分别的根据,乃是在人对神的态度。

  指出这两个比喻中的人物在定义上的区别,我们就不会造成心思上的混乱。总括的来说,神是使用几个不同的审判来结束隐藏的天国,使天国明显的建立在地上,完成神在创世以前所定规的旨意。

宣告了“隐藏的天国”所引出的反应

  主宣告了天国的建立要转入隐藏的样式,圣灵的启示就把我们带到一个十分严肃的问题里。那问题就是人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隐藏的天国”,更直截了当的说,就是人用什么态度来对待那位隐藏了尊贵荣耀的天国的王。人都是很容易从眼见的事物寻找结论,如今主把眼可见的事物隐藏起来,那就是让人接受一个考验。

  圣灵的启示记录了两件事。头一件事是主指明人对隐藏的天国要有的正确反应,另一件事是人对隐藏的天国的实际反应。前一件是主在人中间的等候,后一件是人在主面前所显露的愚昧。在这相反的两件事上,我们很实在的看见我们该要学习的属灵功课。

积极的跟随──以主说的话为准则

  主说了这些比喻,就问门徒说,“这一切的话,你们都明白了么?他们说,我们明白了”(51)。主十分重视门徒是否明白祂说的话,因为这事关系到门徒对主的跟随。不明白主的话的人作了门徒,这样的人是糊涂人。只有明白了主的话的人作门徒,才能真正的跟随主,环境的顺或逆都不能改变他们对主的跟随。因为明白了主说的话,人就有了道路,有了目标,也有了方向。

  主接说了“凡文士受教作天国的门徒,就像一个家主,从他库里拿出新旧的东西来”(52)。若不接上上文,我们很不容易明白主在说什么。文士是熟习旧约圣经的人,对律法是十分谨守的,不轻易对律法有一点点的偏离。主把生命的道宣告出来,指明进入天国的途径是生命,天国是藉生命的扩展而显出来的。这样的宣告与文士的信念大不相同,是很难叫文士接受的。照主说话的语气来看,若有文士肯接受天国的道,这文士是大有福气的。

  大体说来,文士都是拘泥在字句上的,他们抄写或诵读经文,都很严格的斤斤计较每一个字,不允许在字句上出错漏。若是有文士接受天国的道,他一定是脱离了外面的字句。他从律法中看见了基督,他也从先知的话中看见了基督,他在里面看见了律法和先知都是指向基督,因此,他就脱离外面字句的捆绑,而进入字句里的精意,接受天国的道。他能看见这新的天国的道,就是旧的律法和先知所带进来的。用现在的话说,旧约是新约的根本,新约是旧约的发扬,两者之间是完全贯串在一起的。

  换一句话说,文士肯受教作天国的门徒,乃是他找了准确的跟随主的路。他从外面的拘泥进到里面的跟随,里面先有了看见,原有的外面字句就成了印证,不再发生限制的作用,反倒使跟随主的信念更加坚定。准确的认识主的话,又紧紧的抓住主的话,这是唯一在隐藏的天国里跟随主往前行的路。

凭外貌认识主是最大的愚昧

  “耶稣说完了这些比喻,就……来到自己的家乡,在会堂里教训人”(53)。在拿撒勒所发生的事,和主说“隐藏的天国”的比喻是有相关的。圣灵把这两件事连接在一起,确实是有祂的深意。也是要藉这事,一面揭露人对属天的事的愚昧,一面也叫人看见天国为什么要在隐藏中进行。

  人很难脱离凭外貌认人,若是不脱离凭外貌认人,就不能对属天的事有真正的认识。文士能受教作天国的门徒,乃是他能脱离凭外貌认人,专一的以神说的话为归依。如今在拿撒勒的人都听见了主说话,也“都希奇,说,这人从那里有这等智慧,和异能呢”(54)?真正寻找神的人遇见了属天的智慧和能力,里面应当是要苏醒过来。可是一个愚顽的因素插了进来,把人遇见主的宝贝经历全打消了。“这不是木匠的儿子么?祂母亲不是叫马利亚么?他弟兄们不是……他妹妹们不是……他们就厌弃祂”(55~57)。他们好像太熟悉祂的身世,可是他们却是完全不认识祂,就是在祂身上遇见了属天的权柄,他们却跳不出凭外貌的限制,他们竟不认识祂是天国的王,反倒厌弃祂。这是人对神的事所显出的极大的愚昧,只凭外貌,却不留意神话语的权柄。

  看见了主却不认识主,这是十分可怜的光景。“他们就厌弃祂”的原意是“他们因祂跌倒”。主竟能使看见祂的人跌倒,这是何等希奇的事!主扶持人都来不及,怎么会使人跌倒呢?不是主使他们跌倒,乃是“他们不信”(58)使他们作了最愚昧的事,也限制了主在显明天国的道。当年拿撒勒的人是这样,现今许多基督教的人也是这样,他们凭一些熟悉的知识与神学道理,就以为是认识基督了。事实上,若不单凭神那带权柄的话,人永远不能认识基督,因为他里面看不见基督,也看不见神话语里面的基督。── 王国显《马太福音读经札记》

 

转载至 http://bible.kuanye.net/chajing/New%20Testament/40Matt/40WT13.htm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